陪吃一頓飯收入1500元 老外在杭州賺錢這麼容易?

  • 在〈陪吃一頓飯收入1500元 老外在杭州賺錢這麼容易?〉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職場人生
摘要

唐在工作中採訪唐敬仁是經一個留學生朋友介紹的,朋友當時這麼介紹他,「唐是個白人,他在加拿大時都睡過馬路的,但到了杭州後發展很好,干過很多工作,現在聽說都有公司了,應該是你要找的那種採訪對象,不過他現在很忙,你得提前約。」

「如果說三四年前,靠一張白人面孔就可以在杭州暢行,現在已經不行了,如今客戶都想要專業的外模。」洪丹說。他是上海一家公關活動公司杭州分公司的執行總經理,主要和房地產、互聯網公司打交道,「房產、車展、酒吧以及一些公司的大規模活動,對外模都是有需求的。」

在杭州,到底是什麼場合需要洋面孔呢?又喜歡用什麼樣的洋面孔呢?洋面孔們收入到底如何?記者尋訪生活在杭州的外國人,看看他們的真實情況。

陪吃一頓飯收入1500元 老外在杭州賺錢這麼容易?

講述人:唐敬仁(男,來自加拿大,2015年來杭,留學生畢業後在杭創業)我是白人,但更多是憑一張嘴賺錢,以前最貴是一對一教英語,一小時800元

陪吃一頓飯收入1500元 老外在杭州賺錢這麼容易?
必利吉 www.5mg.tw

唐在工作中

採訪唐敬仁是經一個留學生朋友介紹的,朋友當時這麼介紹他,「唐是個白人,他在加拿大時都睡過馬路的,但到了杭州後發展很好,干過很多工作,現在聽說都有公司了,應該是你要找的那種採訪對象,不過他現在很忙,你得提前約。」

唐的確挺忙的,最終擠出一個周三上午。見面約在唐所在的公司,到了之後才發現原來唐不是媒體的陌生面孔。今年2月底一段西湖夜景的視頻上傳到 Facebook,短短几日點擊量數十萬次,媒體尋找該視頻的拍攝者時,追溯到了唐的公司,一家由來自中國、加拿大、立陶宛、波蘭、美國、西班牙、法國7個國家的12個小夥伴組成的互聯網公司,而唐就是該團隊的核心成員之一。

「我現在和你一樣,也做內容原創,只不過我的對象是外國人,把杭州介紹給外國人。」唐來杭州修讀漢語之前在加拿大也進修過中國哲學,喜歡中國的他給自己起中文名唐敬仁,唐代表唐朝,敬仁是他所欣賞的中國文化。得知記者的採訪主題,唐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是白人,但我在杭州沒有靠臉,更多是憑嘴。」

唐敬仁說,2015年自己來杭州時身上只有2000多塊錢,「我當時急需賺錢,浙大留學生朋友就給我介紹了一份英語老師工作,一個小時才150元,但我需要錢,就馬上開始幹了。」隨著對環境的熟悉,有頭腦的唐開始找更好的工作機會。後來,他給阿里一個中層一對一上英語課,一小時800元。「我的中文還可以,英語語音也不錯,對中國文化也有所了解,所以很多人喜歡找我上英語課。但我現在創業了,就沒時間去做其他了。」唐介紹,自己16歲就開始獨立生活,所以在加拿大時的確有睡馬路的經歷。

回到「白猴子」的話題,唐敬仁說,僅憑一張臉的機會應該是越來越少了,現在都強調專業背景,哪怕房產活動走個秀的,肯定也是選擇接受過模特訓練的人,目前杭州也有這樣專門的經紀公司。「我有個俄羅斯朋友就是專業模特,每天都進行形體訓練,哪會是僅僅憑一張臉那麼簡單。所有的酬勞,最終得看你能給客戶帶來什麼。或者提高了檔次,有面子,或者直接帶來經濟利益。」

陪吃一頓飯收入1500元 老外在杭州賺錢這麼容易?
犀利士雙效

陪吃一頓飯收入1500元 老外在杭州賺錢這麼容易?
犀利士5mg

在杭州做外模生意的公關公司也不少

講述人:麥吉(男,來自坦尚尼亞,留學生,2015年來杭) 我不是白人,但當過一次「猴子」陪客戶吃了頓飯就收入1500元

22歲的麥吉是大三留學生,來自坦尚尼亞。談及「白猴子」現象,麥吉就笑了,「我不是白人,但我當過『猴子』,那是我最輕鬆的一次賺錢,就陪客戶吃了頓飯收入1500元。」

麥吉說,那是在去年,義烏的一個老闆朋友來杭州,請他去幫個忙,要求就是穿得稍微正式點與外國來的客戶吃頓飯,不需要他說什麼,面帶笑容就可以了。麥吉去了,在杭州一家酒店,那頓飯吃了三個小時,麥吉說那是他最無聊的一頓飯了。「飯桌上我真的什麼也不用做,就坐在那裡,太沒意思了,我不喜歡,雖然事後那個老闆給了我1500元,但是我不太開心。」

麥吉說,他最後也知道那個老闆為什麼選了他,雖然麥吉來自坦尚尼亞,但他的父親是印度籍,母親是阿拉伯人,而那次陪的客戶應該是來自印度的。再加上之前麥吉被介紹到義烏做過翻譯,給那個老闆留下不錯的印象,「我應該算是就憑著這張臉賺了筆錢吧,也可能那個老闆把我當朋友,所以才給那麼多,要知道我以前做翻譯兩個小時才400元。」麥吉拍了拍自己的臉還做了個搞笑的表情。

「我只有在缺錢的時候才答應去做這樣的工作,因為除了賺點錢沒有什麼意義,也不能讓我學到什麼,而當不為錢發愁時我只想接受自己喜歡的工作機會。」麥吉愛和孩子打交道,目前在一家英語培訓機構做兼職英語外教。「這是我喜歡的,我享受這種當老師的感覺。」

陪吃一頓飯收入1500元 老外在杭州賺錢這麼容易?

陪吃一頓飯收入1500元 老外在杭州賺錢這麼容易?

很多場合會邀請外模來出席活動

講述人:馬蕊(女,來自法國,2011年來杭,留學生畢業後在杭工作)白人工作機會的確多,但我不喜歡當「猴子」我現在頂多用這張臉去酒吧喝杯免費酒

來自法國的馬蕊來中國已經六年,留學生畢業後留在杭州,目前在一家公司上班。

馬蕊的中文很流利,談及「白猴子」,她笑了,「這不就是你們中國人說的撐個場嗎?」她表示自己不喜歡這樣的事,「我不喜歡那種僅僅因為我是一個白人而獲得的工作,我會去語言培訓機構做個法語老師,也不會去扮演一些不屬於自己的角色。我頂多用我這張臉去酒吧喝杯免費酒。」馬蕊介紹,經常有朋友拉她去酒吧,「朋友說我去就是撐場,還希望我多帶一些漂亮的同伴去,消費全部免單。可能我們白人的面孔多了,酒吧里的感覺會更好吧。」

馬蕊表示,她身邊有朋友也會接到一些工作機會,但她們都是專業做模特的,不能說僅僅是憑一張臉,她們需要具備一定的身體條件,也經過相關培訓。「我覺得在杭州,只靠當『猴子』生存的外國人還是少的,在大街上隨便拉個外國人就去干這干那的,應該是很少的。」

陪吃一頓飯收入1500元 老外在杭州賺錢這麼容易?

陪吃一頓飯收入1500元 老外在杭州賺錢這麼容易?

不少公司覺得請外模比較有面子

關於紀錄片中所提到的膚色問題,馬蕊的感觸很深,「一個白人的工作機會,確實會多一些。」她舉了個例子,「就說我們去做法語老師吧,有的培訓機構寧願要一個母語不是法語的白人也不要一個來自於法國、母語為法語的黑人。當然,這個情況在世界各地都存在。」

唐來杭州修讀漢語之前在加拿大也進修過中國哲學,喜歡中國的他給自己起了中文名唐敬仁,唐代表唐朝,敬仁是他所欣賞的中國文化。

陪吃一頓飯收入1500元 老外在杭州賺錢這麼容易?

在杭州「淘金」的他們,平均每月賺15000

「開個玩笑,在我們公司成立之前,杭州最大的外模團隊來自浙大留學生。」杭州小伙傑克(化名)笑說。他是一名「85後」,四年前,從美國學習歸來,他瞄準當時尚屬空白的外模經紀這一塊。憑藉留學背景,傑克直接和外國經紀公司合作,成立杭州最早的一家外模經紀公司。現在,他在全國各大城市共簽約了300多名外模,常駐杭州的有80來個,「可以說,我們是杭州規模最大的。」

這些模特,來自俄羅斯、烏克蘭、美國、英國、西班牙等地,基本是1997年以後出生的,甚至不乏「00後」。年輕俊美的外模們,來中國的目的,大多是為了掙錢補貼家用。

傑克說,不同於模特們光鮮亮麗的外表,許多人出身貧寒,收入也不固定,「兩三年前,在我們這,iPhone(蘋果手機)都成為『街機』了,有的模特還拿著過時的諾基亞。」

和傑克簽約,一名外模一個月平均可以拿到15000元人民幣左右的酬勞。這比起他們在本國的薪酬來說,算不錯的收入。傑克說,每月一拿到薪水,很多小姑娘就趕緊給家裡匯回去,還有少部分人在這邊掙到錢,就回本國請專業老師培訓自己,希望能在演藝圈成名。

招募模特並不困難,最頭疼的是管理。來自不同國家的模特,有不同的性格特點,傑克給他們按國別分了類,「比如一場活動,若臨時出現情況諸如延長時間或檔期改變時,外模就會有情緒,我們就需要去安撫。來自不同國家的模特我們得用不同的招數,有的只要提高酬勞就能擺平,有的則強調其勞動權益,這讓人比較頭大,只能不停解釋。」

為了便於管理,外模基本是集體居住。傑克為她們租住了杭州市的高檔小區,平時,基本採取「軍事化管理」,五人一組,配備一個「小保姆」。這名保姆需要負責外模的生活起居,還要充當翻譯,帶領外模「出活動」。外模出門需要報告,夜晚歸宿也有嚴格的時間要求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