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已經out了 現在流行程序員之子!

  • 在〈富二代已經out了 現在流行程序員之子!〉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天下奇聞
摘要

有的程序員孩子因為炫耀坑爹,然而,大部分程序員之子卻在用實力把爸爸辛苦買的房,考成學區房。

富二代已經out了 現在流行程序員之子!

導致老爸被解僱的蘋果公司工程師之女Brooke Amelia Peterson(圖片:youtube/Brooke Amelia Peterson截圖)

提起程序員,你會想到什麼?是不修邊幅的邋遢直男,還是女裝程序員大佬?對於程序員這個群體,外人總是充滿誤解,認為程序員都找不到女朋友。真相卻是,程序員的女朋友都很漂亮,越厲害的程序員找的女朋友越漂亮。

程序員都很低調,然而程序員的孩子,還挺高調的。

最近出了一個新聞,蘋果公司工程師的女兒,Brooke Amelia Peterson,不僅第一時間上手了還未發售的iPhone X新機,還上傳了視頻到網路。然而炫耀之舉卻給老爸帶來了災難——因在蘋果園區內拍攝了未經發布的設備,最終被解僱。

有的程序員孩子因為炫耀坑爹,然而,大部分程序員之子卻在用實力把爸爸辛苦買的房,考成學區房。

北京:最早一代程序員的孩子已經在高考了

2017年6月23日,北京高考成績發布。千軍萬馬過獨木橋,自然引得全國關注。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役中,昌平二中捷報連傳——昌平區650分以上9人全部來自昌平二中,大部分來自回龍觀校區。是的。回龍觀這個地方,已經被這些孩子們一步步改寫成新一代炙手可熱的學區房了。

楊瀚思同學高考裸分688分;理科650分以上考生9人,600分以上考生57人;高三11班學生100%一本上線,其中600分以上19人,班級平均分616分……為了孩子更好的教育舉家搬遷「進城」,這不是什麼新鮮事。

但昌平二中在2017年的輝煌戰績,一下子引爆了輿論的熱點:程序員的孩子就是牛,把爸爸辛苦買來的房,生生考成了學區房!因為僅僅只隔了一站地鐵,月入5萬的西二旗程序員,大多都住在回龍觀。當時,西二旗地鐵站旁、領秀新矽谷樓盤的廣告語就是:IT金領的後花園。

都是金領的後花園了,那麼這裡的程序員扎堆就不奇怪了。2017年,最早的一代程序員的孩子,已經開始了高考。

雖然並不能輕易得出「程序員的孩子=成績好」這樣的結論,但不可否認的是,學霸+學霸=小學霸,來自西二旗的程序員們大多名校光環加身,再加上「天才出於勤奮」的努力,遺傳的力量再一次被認證。

北京的學區房格局,因為這些小天才而改寫。

不僅僅是西二旗,北京的其他地方,也都有著「互聯網-程序員-好學校」的環形鏈條。

海淀區一流一類小學排名順序(共5所)

中關村第三小學

中關村第一小學

中關村第二小學

人大附小

人大附中實驗小學

海淀區一流二類小學排名順序(共7所)

海淀實驗小學

五一小學

上地實驗小學

翠微小學

石油附小

北師大附小

北大附小

上面是網上流傳的一份海淀區小學排名。先不去細細計較其中學校的名次先後,能看出在海淀區一流一類小學排名中,除了人大附小屬於北京首批重點小學外,中關村一二三小全都在2000年後橫空出世。

2000年,是一個嶄新的新千年——也就在這一年,中關村軟體園正式立項並開始進行規劃。現在,在中關村軟體園裡,駐紮著百度、新浪、網易、滴滴等知名互聯網公司總部和一眾外企。程序員在這裡聚集著,在附近生活著。

工作,結婚,接下來是生子。程序員二代的出生,無異於直接刺激了這裡的高質量教育。

再加上清華大學,中科院幼兒園,以及地圖裡沒有包含進去的萬泉小學和人大附小。在這個路口行走,可能真會有一種「到底去哪裡上學」的茫然——像在清華北大中選擇一樣。畢竟,中關村已經變成了「天才程序員二代薈萃」的學區房基地。

現在的北京地鐵十三號線,已經是碼農專線。西二旗、上地、五道口……看似是程序員們的遷徙帶動著學區房的形成,其實都是孩子們一張一張試卷考出來的功勞。

在這個時候,可不能小看「小學生」的存在了。

而這些小二代們,已經向家長遞交了不錯的答卷——把家裡房子考成學區房,這個趨勢正在逐步抬頭。

程序員的其他聚集地:深圳與杭州

中國最大的軟體開發人員網站CSDN平台曾經做過一個關於中國程序員地域分布的調查,超過數千例的樣本數量,基本較為準確地反映出了中國程序員的分布情況。

富二代已經out了 現在流行程序員之子!
水晶狼牙套 www.5mg.tw

(圖片:CSDN)

由此可見,在中國,程序員最多的地方除了北京,就是廣東了。而深圳的程序員佔了不小的比重。對於深圳人來說,要追逐的不僅有學區房,還有學位房。一字之差卻有極大不同。

「學位房」意味著業主購房後可以獲得或通過一定的條件獲得相關學校的學位,而「學區房」則意味著按照政策,若業主戶口已遷入某樓盤,其子女就可以按照相關規定在戶口所在地分配入讀小學。

無論哪一種,在深圳的各個片區都是熱到房價飆升。南山區,作為中國最出名的科技產業集聚地之一,更是變成了新時代潮流下的學區學位房熱門地段。

南山區以前是一個農業主導地區,在1979年,它成為中國第一個對外開放的工業區。1996年,這裡成立了深圳市高新技術產業園區。隨後,南山區的名校氛圍,連同遷徙過來的程序員們一起,慢慢成長起來。

北大附中深圳南山分校、北師大南山附中、附小等名校先後在南山區崛起,與一系列知名科技企業總部或者分部比鄰:騰訊、百度、微軟、西門子、阿里巴巴、華為、中興、迅雷……

上班時順帶把孩子送去上學,這就是南山程序員的日常。程序員的孩子們在這裡讀書、上學,創造出了不凡的成績,將南山區的學區房名氣打得更響亮。

「高新科技文化區域=教育資源優秀區域」的公式已然開始成立。這個公式,正是由孩子們書寫的。

有著相同情況的還有杭州的濱江區,也就是阿里巴巴集團、網易杭州所坐落的杭州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又見面了,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又見面了,程序員們。

濱江區很年輕,建於1990年3月,卻擁有豐厚的教育資源。在這裡,江南實驗學校、聞濤小學、高新實驗學校和彩虹城小學都被稱為名校,杭二中和長河高中也是浙江省一級重點中學。

自然而然地,濱江區附近的房源也是水漲船高。在這裡聚集著越來越多的程序員,他們所居住的房子,已經完美符合「學區房」的標準。

在杭州,最早一代的程序員的孩子,也已經開始高考了。在2017年的全國高考中,杭州二中(濱江校區)有合計51人被清華北大錄取,北清率高達9.34%。有44位同學被牛津、劍橋、帝國理工、加州理工、康奈爾等世界知名大學錄取。

不只是國內:矽谷帕羅奧托,頂級小天才們的學區房

富二代已經out了 現在流行程序員之子!
增硬按摩膏

矽谷帕羅奧托,頂級小天才們的學區房(圖片:google地圖截圖)

和中國一樣,美國學區房的概念也只適用於公立學校。市政府或郡政府將轄區劃分成不同區塊,學區劃分具體到每一條街、每一個門牌號。所有居住在學區內的孩子,都享有免費教育的權利。對於全美最好的學區之一帕羅奧托(Palo Alto),你可能有點陌生,但它坐落於大名鼎鼎的矽谷——這個讓多少程序員魂牽夢縈的地方。

矽谷,誕生於1950年代。在成為全球高科技事業雲集的聖地之前,它曾是美國海軍的一個工作站點。程序員們的湧入就像神奇的算法,把「學區房」與「海軍」,這兩個看似毫不相關的詞緊密相連起來。如果一個程序員在這裡上班,那他首先可以節約生命。

從矽谷的帕羅奧托出發,到Facebook公司總部和Google公司總部都只需要十幾分鐘。就算到蘋果公司總部和雅虎公司總部,三十分鐘駕車也足夠。到領英LinkedIn公司總部,搭乘公交車只需要17分鐘。

程序員所追求的終極「FLAG」(Facebook,LinkedIn,Apple,Google),在這裡全都齊了。帕羅奧托及周圍城市,雲集著眾多科技公司以及它們造就的眾多千萬和億萬富翁。這裡高房價和高智商的居民,也造就了高排名的學區。

對不起,人聰明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加利福利亞州排名第一的公里學區就是帕羅奧托統一學區。這個學區在全美國的學區中排名第十一位。而在這個學區中,擁有加州兩所最好的高中。其中,Henry M Gunn高中更是美國全國排名第11的高中。

富二代已經out了 現在流行程序員之子!
女用高潮噴霧劑

HenryM Gunn高中(圖片:Wikimedia Commons/King of Hearts,CC BYˉ—SA3.0)

除此之外,帕羅奧托也從小學到高中都包括了,如果你家孩子喜歡,還能直接去斯坦福大學深造——從這裡出發,去這所世界知名大學只有幾公里的車程。在這裡,聚集著全球最聰明最天才的一群程序員。也聚集著全美國最貴的高價房之一。

從2012年12月到2015年12月,帕羅奧托及附近的房價漲幅是56%,平均房價達250萬美元。並且「物以稀為貴」,目前在市場上放售的房只有二十幾棟,最高價格高達1300多萬美元!

更可怕的是,由於矽谷的土地有限,人口又在持續流入,帕羅奧托的房子有錢也不一定能買到。對於矽谷的成功人士來說,這樣的學區房是一種良性循環。他們聰明,有錢,所以更青睞這樣的環境。

優秀的教育資源,吸引著重視教育的富有家庭搬來此地,帶來更多的商業利益。程序員的孩子們,也能在這樣的教育環境里施展自我,光環加身,有著自己的高質量社交圈子,簡直是小天才俱樂部。

如果Facebook、Google、Apple這些公司高層的孩子都在這裡讀書,那我為什麼不把孩子也送進去?每一個矽谷的程序員都是這樣想的。

在加州,有一家名叫StarKids Afterschool的課外班。它提供了所有兒童可能的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相關課程,讓5-11歲的小朋友自由選擇。

從學習組裝競速機器人,到自動駕駛電動汽車課,再到編程和研究算法。大部分大人看了都頭疼的課,孩子們卻很喜歡——畢竟,這是高智商小寶貝們的專屬學區。

Facebook的創始人扎克伯格也在矽谷投資了一所「矽谷小學」Altschool,這所學校能夠給學生提供大量的選修課,包括科技文學、動手、計算機編程等等。

課程不分年級,不分班級,每個孩子都有iPad,進行屬於自己的學習項目……這聽起來自由、新奇,甚至有些大膽。

而這些學校的主要目標客戶與直接受益者,就是矽谷程序員的孩子們。是矽谷的程序員創造了好的教育?還是矽谷的孩子們催生了好的教育?這樣的問題似乎永遠也沒有結果。但有一點是肯定的:精英人才在哪裡,精英教育就會從哪裡萌生。

大概所有程序員都在期待著讓自己的孩子成為互聯網時代下的受益者。

而從現在開始,一代又一代程序員的孩子們將接受高考,或者其他入學資格考試的檢測。他們的成績,正在一步一步被驗證著。他們優秀,就代表學校教育優秀。學校教育優秀,則代表著「有能力把孩子送進這所學校」的父母也是優秀的。而「能把孩子送進名校」,和學區房有著緊密關聯——一套能被優質教育覆蓋到的房子,絕對是家長的首選。不是人人都能買得起學區房,但或許,一個班的孩子能創造出學區房——如果他們是程序員的孩子。

一處學區房的興起,其實是兩三代人便能完成的短期任務。程序員二代們把住房變成「學區房」,已經是有目共睹的趨勢。從美國海軍的工作站點,到世界聞名的高科技中心,矽谷就是這樣被一代一代的程序員不斷推動起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