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周時間解開 世界上最難的填字遊戲

今年早些時候,英國最高產的填字遊戲創作者之一Marc Breman發布了一份被一些報紙譽為史上最具挑戰性的填字遊戲。

100周時間解開 世界上最難的填字遊戲

世界上最難的填字遊戲

據悉,Breman每年都會為《每日鏡報》、《每日快報》、《星期天電訊報》等刊物創作約13500條填字遊戲線索。在近三十年的職業生涯中,他已經製作出了超過30000份謎題。其中,有一份卻從中脫穎而出。

這份謎題之所以被譽為”世界上最難的填字遊戲”,是因為其線索極為深奧,花了Breman足足6周時間才設計完成。儘管每條線索的語言表達看上去都很直白(例如第44縱列”Fuss about a large bear”或第51橫列”Yorkshire flower of zero application”),但《每日郵報》稱其挑戰性在於”語言雙關語、代號以及眾多隱藏含義”。

所以說,到底有多難呢?Breman在四月份時曾表示:”基於其他出題人閱讀或嘗試後的反饋,我這份謎題比他們出的難上100倍””如果他們的描述正確無誤,那麼理所當然的是,普通發燒友需要花費100倍的時間去解開它。這相當於100周,或者說兩年多時間”。

在接受《衛報》採訪時,Breman表示”[這份謎題]起初是為了響應一些雜誌提出的讓我出簡單點的要求。於是我決定竭盡所能製作一份最難的謎題,只是為了好玩而已”。與此同時,他也補充道:”這顯然不是最難的謎題,只是我能想出來的最難謎題而已”。

不過,《每日電訊報》的一位讀者幾乎馬上表示自己在兩小時內解開了這份謎題。這位名叫Simon Anthony的讀者表示:”我是個非常狂熱的解謎者””有些線索確實很棘手,但是兩年時間也太長了…這份謎題使用了許多有趣的辭彙與線索,儘管有些線索非常荒謬”。 Breman對此表示,Anthony是回答正確的前十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