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拒絕後 你成了誰?

  • 在〈被拒絕後 你成了誰?〉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心靈雞湯
摘要

我愣了愣,問他,你有喜歡她的訴求,她就沒有拒絕你的權利?沒多久,對方甩來一句,「算了,懶得跟你掰扯。」

被拒絕後 你成了誰?

01

前幾天,我收到一封私信,言辭激烈,怨氣滿溢。

有位哥們兒,用二分之一的篇幅描寫了自己求愛未果的心緒,又用二分之一的篇幅痛斥了某姑娘的無情無義無底線。

詢問數次,他才道出原委:他主動向姑娘示好,但遭到婉拒。在他死纏爛打、展開電話攻勢的第三天,姑娘屏蔽了他。

我愣了愣,問他,你有喜歡她的訴求,她就沒有拒絕你的權利?沒多久,對方甩來一句,「算了,懶得跟你掰扯。」

真是好氣又好笑。這件事讓我忍不住想起朋友圈裡某位作者。

此人素來毒舌,所發內容無非兩種:口不對心的讚美,和語鋒尖銳的怒懟。「他算老幾啊,居然看不上我的文章?」「要稿子不發的編輯,都給我死全家」。

每每看到他的動態,我都驚詫不已。被退稿,他罵編輯沒品位;被讀者質疑,他說人家智商低;被大號索白不發,他說此號要拉黑。

說真的,我挺能理解,那種小心翼翼提出訴求,卻被別人一口回絕的失落感。但若凡事揮舞著小算盤,數個門兒清,也太累了吧。

更不消說了,大多數的懷才不遇,不過是一廂情願的自怨自艾。

一個人被拒絕之時,是惱羞成怒、破口大罵,還是溫文爾雅,體諒難處?

被拒絕,本就是人生常態。

這種體驗確實不愉快,但也恰恰能夠映射出,一個人的情商水平和心理自愈力到底如何。

說殘酷點,這個世界很無情。誰能整日小心翼翼呵護你的易碎心?和你沒有深度聯結的人,哪有義務在乎你的感受、珍視你的訴求?

與其怒懟「為什麼我會被拒絕」;不如自問「憑什麼他要接受我。」

人性很有趣,能懂就不痛。只要心裡有本明白帳,惡意也就不成為惡意。

02

從小到大,我被拒絕的次數也不算少。

最初很矯情。上課發言,答不出題,嫌棄自己大半日;表白男神,被冷落忽視,恨不得扎心一百次。

某次主動搭訕,欲跟新同桌做朋友。她撇過頭來,瞟了我一眼:「不必了」。

這幾個字像是高度濃縮劑,從圍觀的目光中飄忽出來。空氣太凜冽,陽光太稀薄,我恨不得倒在桌上,倒在比腳面更低的地方。

那天下午,我啞了嗓,哭紅了眼,像只笨拙的小鴨子,游回了家。媽媽聽完這事,先是瞪眼,又是大笑,「你傻了吧,這難道不是好事嗎?」

此話一出,我氣得胃疼,愣是三天沒理我媽。

直到現在,經歷過投稿無門、求職未果、朋友寥寥的境遇,日漸長出鑽石心。我才明白媽媽的本意。

年少的我,太自卑了。就像行走在冰面,外界稍微風吹草動,都可能會墮入湖底。

「是不是我做得不夠好?是不是自己的能力不行?是不是我配不上他喜歡?」

那些日子裡,我一度做著因噎廢食的傻事:

怕嘲笑,選擇沉默,錯過了自信;怕背叛,選擇孤僻,錯過了知己;怕丟臉,選擇退縮,錯過了垂青。

更糟糕的,是我把敏感當妖怪,把逃避當靈藥——在被別人拒絕之前,先否定了我自己。

還真是慫。

03

最低谷期的時候,我花了15.5元,買了薯片和雪碧,花了117分鐘,刷完一部喪片,《百元之戀》。

女主叫一子,長相敷衍,名字也敷衍。她一出場,滿屏都是泡麵、香煙、睡衣,還有惺忪憔悴的目光。

32年來,她被生活拒絕,被身邊人背叛。男友劈腿、店長找茬、俱樂部教練一次次給她澆冷水……

也許是受夠了這樣的生活,一子決定還手,她走進拳擊俱樂部的大門。

「雖是爛泥,可我不滋擾別人,不搖尾乞憐,不沮喪欺騙。如果我躺下,只是因為我有點累。」

在日漸凌厲的拳風裡,她像啐開了殼的生猛小獸,似乎有什麼東西,從她的身體里掙脫而出。

當然,此片不狗血,結局很現實:一子沒贏。生活又拒絕了她。她被大滿貫選手打得嘴歪眼斜、滿地找牙,徹底輸掉了比賽。

好醜。但她丑得竭盡全力,丑得颯爽飽滿。

至少,一子再也不會因為逃避,因為怕,而去否定自己的可能性,龜縮在一個保護殼裡,怨天尤人;

至少,一子在被拒絕之後,改掉了滿腦子「我不配」或是「他眼瞎」的壞毛病,向更廣袤的世界拋出了橄欖枝。

這就是生活啊。

你總要學會習慣被拒絕,學會和各種各樣的人揮拳,搏鬥,打臉與被打臉。

如果能用力踢出個漂亮的迴旋踢,就算踢空——也足夠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