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聊天 就是心裡裝著別人

  • 在〈會聊天 就是心裡裝著別人〉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心靈雞湯
摘要

你會聊天嗎?曾經一度,我非常不會聊天。1不懂請閉嘴,聊天請留白某次,和老公買二手房。房東是個看起來50來歲的大叔,我們約好在物業見面,他來的時候帶了一個8歲左右的小姑娘。

會聊天 就是心裡裝著別人

聊天是一件特別藝術的事兒。當然也好玩兒。

我一大學同學,成績挺爛,但老師特別喜歡他。放言說他靠一張嘴,就能走遍天下。

為什麼?因為會聊天。

我喜歡郭德綱也是這個理由,他能把聊天聊成藝術。想讓你舒服就讓你舒服,想噁心你就噁心你。

你會聊天嗎?曾經一度,我非常不會聊天。

1

不懂請閉嘴,聊天請留白

某次,和老公買二手房。房東是個看起來50來歲的大叔,我們約好在物業見面,他來的時候帶了一個8歲左右的小姑娘。

四個人面面相覷,總覺得尷尬。

我先開了口:「呀,這小姑娘真漂亮,是您的孫女嗎?」

「是我女兒。」

好尷尬啊。(請自行百度大潘的表情)

老公一見,立馬打了個岔。

「看您是開車來的,住的地方離這不太近吧,真是麻煩你了。」

他連連擺手說「不麻煩,不麻煩」,就住在****。

我一聽,又來勁兒了。

「啊,我知道那個地方,就在七里屯(一個城中村)那一片兒對吧。」

大叔沒吱聲。

老公說,「我記得那裡有個****(別墅區名),你住一期還是二期?」

大叔笑了,和老公聊得熱火朝天。

然後,我收到一條微信。老公說:「如果不懂,能不能閉嘴。」

你看,聊個天,我把自己逼進了死路。

生活中這樣的事情非常多。

你剛開口說榴槤,他說好噁心哦。

你說起某個明星,他說那個賤貨。

你說最近有部韓劇,他說看韓劇是腦殘。

還有一次我領導說起了二婚,我立馬說二婚的男人是垃圾。

然後他頓了一下,說,我就是個二婚。

還能聊下去嗎?顯然不能。

所以啊,適當的時候懂得閉嘴,聽對方把話說完。人家和你說起一件事情,沒準是想表達喜歡,你卻搶著投了個反對票,你以為自己聰明機靈反應快,人家看你像個沒教養的弱智。

視覺藝術里,有句專業術語:留白。

聊天也是,你要學會留白。借用徐嗖的一句話:懂得閉嘴是教養。

會聊天 就是心裡裝著別人
犀利士 www.5mg.tw

2

要安慰,請走心

這篇文,簡直是自黑。

生活中,求安慰的經歷必不可少。

大學時,一個舍友失戀了,來找我聊天,說失戀了好難過。

那時候,我和我現在的老公恰好也處於分手期,我說別難過,我給你講講我的失戀吧。

「打住!林宛央,我不是來和你比慘的。真是聊不下去。」

她把她的失戀講給了另一個室友聽。那個舍友安安靜靜地聽她講完了經過,給了她一個擁抱,後來她們成了很好的朋友。

當然,現在我們都是閨蜜。

她們告訴我說:學會傾聽別人,比急著講述自己來得更真誠。好朋友之間,多點真誠,少點套路。你連我的故事都沒聽完,就急著去安慰,是不是太不走心?

這個批評我接受。

我老公之前找工作的時候,頻頻遭打擊。鬥志昂揚去,垂頭喪氣歸。聽到他嘆氣,我就說:「沒事,你這麼優秀,不要你是他們的損失。」

每回聽完,他表示更鬱悶。

「都這麼優秀了,人家也不要。你這不是安慰,是在刺激我吧。」

後來有一次,我也面試失敗,他學著我的語氣說了一句一模一樣的話,我一聽,果然很鬱悶。

「你怎麼不問問我,面試時發生了什麼?你怎麼不鼓勵我,總結經驗,接受教訓?」

「是啊,我也想問你,為什麼?」

後來,我把這個問題拋給了一個心理學大師。

他說不如你回答:也許你沒拿出最好的狀態,你本身可以有更好的表現,你有想過下一次怎麼辦嗎?

老公說:對啊,其實我就是很想和你聊聊這次的表現,下次的改進。可是你一句話就讓人失去了聊下去的興趣。也是夠牛了。

這句諷刺我也接受。

卡耐基在《人性的弱點》中說:做一個善於傾聽的人,鼓勵別人談論他們自己,這是讓別人如何喜歡你的方式之一。

其實,人都喜歡把重點放在自身之上。別人來找你安慰,是希望你的目光能專註於他,而不是聽你隨隨便便一句誇讚。當你在聊天的時候,能夠摒棄「我」的思想,站在他的角度,往往你會得到認可。

一個出版界的大牛,我的伯樂告訴我說:沒人想聽你講你的故事,他們想聽你講他們的故事。

聊天啊,聊的全是情商。聊得好的都是明白人。

所以啊,要安慰,請走心。別流於表面,走進他的內心聽一聽。他的心,沒那麼難猜,答案都在他的聊天中,如果你真的願意聽,不急於給個泛泛的安慰藉以自己的善良,相信你們也會從泛泛之交變成交心摯友。

想一想,很多時候,你的安慰是不是太刻意了點?

會聊天 就是心裡裝著別人
必利勁

3

會聊天就是心裡裝著別人

我常常會收到讀者的留言。有些讀者,聊著聊著就成了朋友。聊得最多的是感情問題。

姑娘們會在失戀、離婚之後,來尋求幫助。

我經歷過三個聊得比較長的,大概都是十幾天吧。我沒有一開口就給她們說方法,也沒說我能給她們提供什麼幫助。

只是在那是十幾個晚上,陪她們聊她們想聊的。我漸漸發現,其實她們並不需要我的幫助,在她們開口之前,她們心裡已經有了自己的想法,她們更期待的是找一個可能會認同她的人,給她一些支持。

比如,我偶爾說一句,這樣會不會不太好。她們會說:是啊,可是……

然後講了很多很多道理,希望我說一句:也對。

這個時候,我不太會唱反調,我會說,照你想的做,更多時候人跌倒了才能再站起來。

生活中,當別人來向我們傾訴的時候,我們更容易扮演一個去解決問題的角色。其實,他更多的是想傾訴自己,我們要做的是讓他打開出口,把積怨倒出去。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當你給他一個建議的時候,他很可能並不採用。

其實啊,別人未必需要我們的幫助。你看似真心的幫助,也許只會讓他卻步,同時增加自己的煩惱和負擔。

人一生很難永遠走在陽光下,有時就會掉進黑洞。別人的勸說不過是趴在洞口陪著說話,讓身處黑暗中的人沒那麼害怕,但想從洞里爬出來,往往還是靠自己。

聊天中,我們只需當一個合格的樹洞。

這就是咪蒙和papi醬大火的原因。她們理解了每一個「你」的情緒,她們的吐槽里沒有「我」,只有「你」。

會聊天,其實就是心裡裝著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