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得通是天堂,想不通是地獄

  • 在〈想得通是天堂,想不通是地獄〉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心靈雞湯
摘要

但是,這位親戚卻沒有這麼看。他將這件事,看成了一個有錢親戚給自己派下的重活,覺得對方當年一窮二白被自己帶出山外去打工,現在衣錦還鄉了,在自己面前顯擺,不僅在自己家門口修了一所漂亮房子,還栽了那麼多名貴花木,而且不修圍牆,這不是赤裸裸的炫耀嗎?如今還花錢讓我當他的傭人,這不是用錢來壓人嗎?我在他眼中才值2000元?

想得通是天堂,想不通是地獄

花園(網路圖片)

一位經商的朋友在老家修了一幢房子,想作為將來老了的歸隱之地。為此,他專門請了大城市的設計師,別具匠心地打造了一個自幼就夢想擁有的家園。幾間白牆黑瓦錯落有致的小房,房前屋後種著花草與果木,不設圍牆不養狗,鄉親們隨時可以到門口的石凳上坐坐,看看花,釣釣魚,甚至跳跳廣場舞。小小的鄉居,儼然成了小村一個耀眼的小公園。

因為花園種了許多金絲楠木山東大棗和小葉榕等外地植物,必須有人護理,澆澆水剪剪枝施施肥什麼的。這位朋友便委託離他家最近的一位親戚照看。這位親戚五十來歲,沒出外打工,在家主業打麻將,業餘做農活。雙方商定,每月以2000元作為這份兼職工作的工資,這價格是當地同齡專職打工者收入的一倍。

本以為這會是一場愉快的合作,一個閑置勞力在自己家門口上班,乾的活彷彿就是給自己家的花園澆水之類的事,這在許多人看來,是一個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美差。

但是,這位親戚卻沒有這麼看。他將這件事,看成了一個有錢親戚給自己派下的重活,覺得對方當年一窮二白被自己帶出山外去打工,現在衣錦還鄉了,在自己面前顯擺,不僅在自己家門口修了一所漂亮房子,還栽了那麼多名貴花木,而且不修圍牆,這不是赤裸裸的炫耀嗎?如今還花錢讓我當他的傭人,這不是用錢來壓人嗎?我在他眼中才值2000元?

在這樣的心態下幹活,其工作質量可想而知。因為商人朋友一兩個星期甚至更久才回老家一次,這漫長的時間就為他的偷懶留下了巨大的空間。那些可憐的植物,來到陌生的異鄉,像初生的嬰兒,等著保育員有一搭沒一搭的餵養。嬰兒餓了可以用哭聲抗議,而植物們卻不能。於是只能一撥撥的枯萎死去。而剩下的稍稍堅強點的,也一個個花容漸逝,變成一副少年老成的樣子。

商人朋友對此迷惑不解,直至某次意外提前回家,才發現植物們這種自力更生的生存方式——那位親戚只是在他回家前一天才虛應敷衍地給植物們澆澆水,其餘時間則讓它們靠天吃飯,自生自滅。

商人朋友找到園丁親戚,希望他在天氣燥熱的時段多澆水施肥,並適當學些園藝知識。那位親戚被抓了個正著,羞憤難當,但他羞的不是自己偷懶被抓,而是認為對方是刻意來找自己的麻煩,加之此前心裡一直窩著不爽,於是撕破臉皮,大鬧一通,然後拂袖而去,堅決不幹了,還四處給人說別人是在給他喂吃尿泡飯——哪有像捉姦一樣搞突然襲擊抓偷懶的嘛?

商人朋友頓時感到驚愕不已,他沒有想到,自己對親戚的照應,在對方眼中卻是那樣的扭曲不堪。一片好意,卻落了一肚子的不是。

他們的爭吵,被另一位鄰居看到了,他主動跑來要幫忙照顧花園,因為自己已習慣了每天泡一杯茶在花園中聽鳥叫,他覺得別人免費在自己家門口修一座花園,自己享受了這片美麗,出點力自然是應該的。他以往看著那些花草乾渴,很心痛,但礙於情面,怕原來的園丁覺得是要跟他搶差事,不好插手。如今,老園丁不願意幹了,自己願意頂上,至於工錢,就免了吧!誰澆自己的園子還收錢?你們一年四季都在外,天天享受的還不是我們嗎?

雙方爭執半天,最終以1000元補貼達成協議。自那以後,園裡的花和樹,再沒有莫名其妙地死過,而商人與新園丁,沒發生過一次不愉快的爭執。

一件事,想得通就是天堂,想不通就是地獄。前一個園丁,因為滿心不平順且自視過高,擺不正自己與工作之間的關係,時時受著自己對自己的煎熬,最終合作不成,恩意斷絕,失去了原本不算壞的機會;後一個園丁,不僅擺正了自己的位置,而且從工作中找到了自己的價值和樂趣,於是工作心態和效果都不錯,而且得到了超乎了他想像的回報——他在外打工的兒子後來跟著商人學做生意,幾年之後,也創下了一個不錯的家業,在商人漂亮的宅園背後,也修了風格相近的房子,並把花園,擴大了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