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所有的美好,多半是因為堅持

大學時,同班的四個姑娘和外系的兩個男孩組了個街舞組合。他們的組合在院校里的火爆程度,不亞於現今的韓流明星在微博上的火爆。他們的招牌標誌就是,每次一出場,都會用一首麻吉弟弟的《甜蜜蜜》開場。然後在略帶起鬨的笑聲里,尷尬地擺好姿勢。大家好,我們是‌‌「160‌‌」組合。組合名一報出,現場的笑聲就更刺耳了。

記得他們第一次表演,是做一個演講比賽的開場表演。從高處遠遠地看去,四個長得很不起眼的女孩,矮胖黑瘦,和兩個手無縛雞之力,好像風一刮就倒的男孩,彷彿在高聳的舞台中央凹陷進去了一塊。他們尷尬地搓著手,報幕時甚至緊張到口吃,加上穿著寬鬆肥大的白隊服站在一起,更有莎翁筆下的喜劇效果。

大家笑話的,是他們的身高都在一米六左右,甚至有三個女孩只有一米五幾。他們是一個矮個子組合。

在新疆的院校里,十八九的少年發育到一米九都不是很出奇的事情。去年回家,幾年沒見的小侄子已經長到了一米九五。我所在的大學,更是沿路可遇見一米八幾的男孩和不穿高跟鞋都一米七以上的女孩。所以在最萌身高差的對比下,這個一米六的小個子組合,就顯得頗為滑稽。

第一次表演他們很怯場,有個女孩做錯了動作,在本該跳躍的時候跑向了台前。六個人驚慌失措,頓時隊形被打散。他們呆若木雞地愣在舞台上,音樂還在嘲弄般地播放著。在觀眾的陣陣噓聲里,有個女孩捂著眼圈跑進了休息室。

我們散場後,見到他們的情緒都很低落,那個做錯動作的女孩手掩著臉,另一個少年輕拍著她的肩膀。

再過一年後,我是在電視上見到他們的,作為當地電視台的特邀表演嘉賓。他們拿了地區舞蹈比賽的冠軍,每個人脖子上都戴了塊碩大的金牌。同樣的散場,六個人躊躇滿志,驕傲地對著鏡頭伸出大拇指。人群圍得水洩不通,甚至有學生驚呼著要簽名。

他們表演倒立用手支撐身體旋轉,緊接著是用頭轉、用背部轉、用肚子轉,還會用手腕運轉足球,靈活得好像身體的每一個器官都是自由組合的魔方,能變化出種種高難度的動作。有些驚險動作甚至讓人倒吸一口涼氣,引來喝彩一片。

我忽然想起,有一次,我為了早點兒回宿舍,選擇走了一條比較偏的小道,太陽下山了,陽光自雲層折射到小徑上,真是驚奇,剎那間,似有仙子灑下大量金粉,把整條路染成金黃色。難以相信世上有這樣美麗的景色,我深感震撼。

呆立園子里時,我看到寧靜的路盡頭,有四個女孩正笑著幫單薄的男孩壓腿,男孩許是韌帶被扯得疼痛,臉都疼得變形了,額頭沁下大顆大顆的汗珠。

‌‌「換你們啦!我們可不會留情的哦。‌‌」男孩們拍拍褲管上的泥土。小巧的女孩兩兩手握在一起,贊同地點點頭。六個人嘻嘻哈哈,情同手足。

金芒只維持了幾分鐘,他們的身影就閃退到了假山旁,隨著夜色加深,倏忽消失了影蹤……

在我的大學的教育系裡,有個袖珍人師姐,她只有一米一左右。

第一次迎新生晚會上,她表演了腹語術。她藏在一塊黑色幕布後,只露出頭,臉上塗著粉色的腮紅。她長得很好看,垂下眼時,睫毛長長的,梳了條長長的黑粗辮子,臉上有點嬰兒肥未消。她幽默風趣,活潑好動,剛開口,一口純正的宋丹丹腔就把我們笑得前仰後合。

健美操表演大賽,她站在第一排,圓圓的胸脯挺起,雙手拿著花環,翻轉騰躍,青春洋溢。辯論比賽,她談吐清楚,邏輯縝密,不卑不亢。打籃球,她叫關係好的隊友把自己抱到籃筐前,每次命中籃筐都高興得向別人伸剪刀手。甚至,連她的功課都很好,回回學校的一等獎學金名額都有她。

那是我們這些新生第一次在生活里出現了袖珍人,起先因為不知如何交流而感到尷尬,最後都因為她先和我們主動打招呼,變成了對她的敬重和仰望。

有一回,她氣呼呼地回到教室,小胸脯一喘一喘的,據說她是在找實習單位,因為她的身高問題,被幾所小學相繼拒絕。當時我們都很為她感到氣憤。可第三天,她的怒氣就煙消雲散了。其他的師姐告訴我們,她跑了十幾所小學和幼兒園,挨個叩開了校長的門,將自己的獎狀證書堆在了桌子上。有一個校長終於被感動,允諾她畢業後可以留在當地教書。‌‌「我喜歡孩子,喜歡教書。‌‌」她笑嘻嘻地對我們說。

她坐在鋼琴前,拍拍身邊的座位,示意我們坐在她身旁。等我們坐定後,她彈了一首《魯冰花》。那個清冷的午後,風兒將窗帘揚起,一個濃眉長睫毛大眼睛的少女坐在窗檯前,安靜得好像一幅油畫,手指下的琴鍵猶如流水緩淌。她的歌聲太純潔,充滿了陽光。

他們和大多數人一樣,在成長的道路上,也曾面臨困難、挫折、傷痛、失敗,甚至於死亡;但即便夢想被‌‌「退稿‌‌」,真心被‌‌「退貨‌‌」,他們也從不放棄,因為他們始終堅信:這個世界上,一定有另一個你,正在堅持你曾放棄的夢想,正在做著你不敢做的事,正在過著你想要的生活。世間所有的美好,都是因為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