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彎的,不是走直線

給大家說個故事。北宋真宗年間,有大臣上奏:陛下,朝中各位同事,不知大家看地圖了沒有,那什麼,咱們這地圖,有問題呀。

有什麼問題呢?宋真宗問。

陛下你看,大臣指著地圖說:這地圖上的道路,彎彎又繞繞,曲曲又折折。那什麼,如果是山路,曲折彎繞倒也罷了,這裡的山路十八彎嗎。可是這平原之地,道路居然也跟陀螺一個滴溜溜的轉,這明顯不對頭呀。

真的耶,宋真宗也發現了:……那,以前的路為什麼要修得這麼繞呢?

還不是要把路修到通向每個村莊?大臣抱怨說:這個村也要通路,那個庄也要通路,官路為滿足每個地方,沒辦法才修成這樣的。可是這樣太浪費了,尤其是官府的運鹽車,彎彎繞繞運到京城,成本老高了。陛下,臣計算過了,如果修一條直達京城的路,鹽運和貨物的成本,至少要降一半。

這個好,這是利國利朕的好事。宋真宗道:朕看行。

陛下英明神武。眾臣齊聲道。

忽然間一個人衝出來:陛下,臣司馬池,反對這個動議。

司馬池?這人是誰呢?

他就是那個砸缸的司馬光的爸爸,叫他司馬爸也不礙事。

02)

什麼?當時宋真宗怒視司馬池:你憑什麼反對?你以為自家兒子會砸缸,就可以不走直線了嗎?

司馬池:不是陛下……臣就是覺得吧,此前那些道路,都是古人修的。難道就咱們聰明,古人就蠢?為什麼古人就不知道走直線呢?臣想人生如貓吧?走不走直線,應該由老鼠決定——既然古人把道路修成彎彎繞,那一定是有原因的。

原因你大爺!宋真宗怒視司馬池:馬上在朕的眼前自動消失。傳旨,撥款,修條直路!

朕不要做彎男。

03)

一條筆直通往京城的道路,終於修好了。

宋真宗欣然升殿:諸位愛卿,道路修好了,鹽運和貨物的價格,該降下來了吧?

有大臣出列:啟奏陛下,鹽的價格並沒有下降。不僅沒下降,還翻了幾個跟頭。現在京師居民,已經吃不起鹽了。還有其它物品,吃的用的穿的,統統翻著跟頭漲價,物價已經全面失控了。

這不可能……宋真宗大驚:道路都修直了,運輸應該是又快捷又便宜,怎麼會物價失控呢?

沒錯,道路修直了,運輸應該快捷便宜,理論上是這樣。

理論上是這樣……那實際上呢?

實際上,自打直路修好了後,就沒一輛車來到京城,甭管是運鹽的,還是運貨的,一輛也沒有。

……為什麼涅?

不為什麼,就是趕上雨季,突然發大水了,新修的直路,統統被水淹沒了。不僅路被淹了,沿直路向京城運鹽和貨物的車隊,也統統被洪水捲走了。

被洪水捲走了?宋真宗如夢方醒:難怪古人不走正道,原來正道根本不是道,是有問題的道……

所以說呢,陛下,司馬池蹦出來,道:咱們乾的這個事,就叫欲速則不達。

司馬池又道:修路如此,做事也是這樣,你看我教育兒子,救人時千萬不要走直線,砸缸勝過撈人,不知陛下以為然否?

司馬池曰的真沒錯——治政如此,人生如是。

兩點之間,直線距離最短,這個叫數學。

但人生社會,非常的不數學。

最要不得的,就是直奔目標衝過去的直線思維。

凡是直線奔目標撲過去的,多半達不到目的,不過是碰一鼻頭灰而已。

04)

(上面這個故事,是我昨天對第三期心學講武堂女學員們講的。故事出自《宋史司馬池傳》。

之所以講這個故事,是因為這批學員馬上就要飛到不知什麼地方,瘋狂大剁手,就是購物的意思)。

購物老霧是支持的。女性是天然的採集者,倉鼠一樣逮什麼就往家裡搬那種。這是天性,永遠不要挑戰人類的天性——但中國人的剁手購物游,在國際上已經很出名了。比如說老霧前不久乘歌詩達號赴日本時,就曾有一船中國人,登陸日本一個小鎮,當場將小鎮買光光,嚇壞了小鎮上的日本人。

購物也罷,拍照也罷,這其實並不是旅遊的真正目的。

那麼旅遊的真正目的,是什麼呢?

05)

旅遊的目的是什麼,還真不好說。有種觀點認為,中國人窮的日子太久了,還沒有學會旅遊,出門習慣於直撲目的地。白岩松曾講,他有次去鼓浪嶼,百分之百的遊客,一到鼓浪嶼就直奔日光岩,你爭我搶的急忙忙拍照,拍完照掉頭就走。而白岩松不急不慢,隨意走入一條小蒼,驚發現另一個角度的、更為美麗的鼓浪嶼。

白岩松說,有個外國人寫了篇文章,《跟著中國旅遊團游歐洲》,這位外國老兄表示他很開眼,長見識。中國人旅遊猶如星夜疾行軍,嗖嗖嗖,很有點電光石火的意思——短短八天時間,疾游歐洲十個國家。

八天游十國。

這位外國老兄說:這不是旅遊。

這是馬拉松!

急!

不要責怪我們心急,我們只是太渴望於把貧窮時期的夢想,迅速的兌現。

為了應合國人這種急切而迅速的心態,中國還有世界主題公園,把世界各地的建築堆縮在一起,你過來拿眼睛一看,OK,全看完了,歇心了,可以回家洗洗睡了。

不過是窮人乍富,貪多務得。屬於長期匱乏狀態下導致的心理缺憾。

階段而已。

而現在,我們應該成熟一些,輕鬆一些,悠閑一些,更關注自己的內心一些。

06

人生就是一次旅程,不帶退票的那種。

我們在這世界上行走,但卻從未離開過我們自己的心。

我們用自己的一生,踐行著自我的人生觀念。

我們的人生,實則不過是按照自我的觀念,對現實加以改造的過程。現實在多大程度上接近於我們的觀念,我們的心中就有多少成就感。那些聲稱生存有壓力的人,壓力實則來自於觀念與現實的落差。

這世界,猶如一個擠爆了60億玩家的積木堆砌場,每個人都按照自我觀念堆擺積木,以使其形狀符合自己的心理預期——這就意味著,無論你將積木擺放成什麼模樣,別人都會立即改變它。

就是說,當你是直線思維時,你的任何希望都會落空,任何心理預期都不會有結果。

那些奉行直線思維的人,會憤怒的發現,這世界處處與他做對——真的沒錯,這世界是彎的,你卻非要做直男,你想你能玩得開心嗎?

所以我們需要,改變直線思維,形成更具智能意義的非線性思維。

這就需要我們,在生命的旅程中,淡化那種因匱乏而導致的急切渴欲,放慢腳步,關注內心,形成豐富而飽滿的人格精神。

07

人生不過是一場單程旅行,絕大多數人不明了此行的意義,生於困惑,這說得過去。但如果死於愚鈍,就不好怪別人了。

人生的意義,是個空泛的概念。每個生命都是獨特的,有著任何人無法取代的價值。胡適說,你賦予生命何種意義,你的生命就有什麼意義。別人不可能替代你生活,也不可能替代你思考,每個人的人生價值與意義,只能等待自己的挖掘發現。

所以我們必須要先行賦予自我以廣闊的視野。

一個人的視野有多廣,決定著你的人生能夠走出多遠。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你究竟是去看什麼?總不能就為了旅遊景點留下張照片,除了你再不會有人關心吧?

其實,我們要看的,是那許多留名於史的人物,他們曾在這世界上走出多遠。美麗的風景養育了無數的生命,但並不是每個生命,都有著足夠長的腳力,都看過足夠多的風景。春秋時孔子周遊列國,而他幼年的一個發小,卻終生未出曲阜城半步。孔子斥責他說:你年輕時就不懂道理,到老來愈發的糊塗,做人做到你這份上,會給後輩人丟臉的呀。

還有個被傳到要吐的雞湯段子,說是唐僧取經騎的那匹馬,有個驢朋友。當白馬取經回來,驢朋友不屑的說:有什麼了不起,你每天在走路,我每天也在奔行,我這些年來走出的距離,一點也不比你短。白馬斥責說:蠢驢,你那叫走路嗎?你不過是被人家矇著眼睛,十幾年繞著磨盤兜圈子,你以為你一直在行走,但實際上卻不過是原地踏步。

我們的人生也是這樣,或是登高臨遠,俯瞰遠方,或是蜷縮斗室,蒙眼奔行。百年之後,愚智不復再有意義,所有的生命歸於一抷黃土。但那萬里奔行的距離,與無遠弗界的視野,會讓我們如一朵明麗的花,綻放於命運的時空。這就是遠行者的意義與價值,你可以選擇,也可以不選擇。但一旦你選擇了,就不會虛度光陰,就會為自己人生,塗抹上明麗的顏色。

08)

視野是我們外在的格局,而格局則是我們胸中的視野。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小世界,這個世界有多大,你的志向就有多高遠。哪怕是相伴而行的旅人,不同的胸中格局,所得到的人生收穫,完全不同。

什麼叫格局呢?就是心裡能拉開場子,放得開,收得起,場面大。有個成語叫呂端大事不糊塗。這個呂端,是北宋時的大臣,當時党項族首領李繼遷禍亂邊關,讓北宋好不頭疼,終於有一次,邊關將士擒獲了李繼遷的母親,朝廷聞之大喜,就想議用李繼遷的母親,脅迫李繼遷投降,否則就殺掉其母。

呂端聽了後,斥責說:你們這都是愚見,做大事的人,根本不理會爹媽死活。以其母脅迫其子,盡顯其小家子氣。如果李繼遷不理睬,你殺掉其母,更顯得下作,沒一點大國的風度。莫不如把李繼遷的母親,好茶好飯供養起來,李繼遷愛投降就投降,不投降由著他鬧。總之我們要在道義站住腳。

北宋採納了呂端的建議,結果過不久,李繼遷就主動投降了。

呂端對這件事的處理,就是非常放得開的大格局。治國如此,做人也同樣,胸中有大格局之人,不會在雞毛蒜皮的枝節上鑽牛角尖,也能夠避免意氣用事,避免情緒化,這樣的人生才能夠走出更遠距離。

09)

說視野也好,說格局也好,說人生的目標也罷,其實這都是些雞毛蒜皮。人生旅途的真正意義,就在於行程本身。

行程就是一切。

這一切,需要我們慢慢體會,慢慢感悟。前提是,你有個健康飽滿的人格。健康的意思大家都懂,但飽滿,說的是沒有缺陷——有缺陷的人格,必然是思維認知的扭曲,這二者互為因果,彼此糾纏,相互制約,讓人泥陷於偏狹陰暗的慾念之中,無由解脫。

旅行的目的——無論是物理空間上的移動,還是心靈的遠行,目的都是為了增廣見聞,看一看在你想像之外的生活方式。與當地人盤坐閑聊,聽聽一些你可能從未想到過的想法。這些想法如草籽一樣種植入你的心,如果環境允許,就會蓬勃生長起來,讓你的心靈充滿綠色,讓你的生命潤澤如玉。

構建於這一切之上的,是我們心中必須要有一個願望,希望自己的人生,越來越美好,越來越幸福。這種願望源自於心靈,也只能滿足於心靈。如果你的心靈缺乏了願望的滋潤,那麼你走過巴黎,也無法享受到塞納河畔迷人的黃昏。你行過沙漠,不會感受到獅身人面像的宏偉衝擊,你走過美國的獨立紀念碑,也不會聽到風中傳來的人喊馬嘶,即使你走入盧浮宮,或是走入敦煌,仍然不會有什麼心靈觸動。這種情況下的旅行,不過是那頭被蒙上眼睛的驢,縱然行出千萬里,心靈的距離,始終未離開磨盤分毫。

願望,心靈,行程,視野與格局,這就是我要對大家說的。這裡所有的一切,你可以獲得它,也可以拒絕它。一切取決於你的心,看只看你是否願意打開自我,接受遠方那汩汩的罡風,讓它浩浩蕩蕩的湧入。

別固執,打開心。人的天性都是直線思維的,與這世界難以兼容的。除非願意對這個世界開放我們自己,才能融入這個世界,除非接受那美麗的一切,才能完成我們心靈的社會化進程。並讓這世界,得到一個全新的、充滿動感與激情的、富有靈氣的、睿智而快樂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