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太在意自己了

很多事情,你越当它是一回事,它就越是个问题;你越不当它是一回事,它也就越不是个问题。

假设我现在要将一颗桃子的果核,扔进距离我十公尺远的垃圾桶内,而我很在意是否能成功,甚至跟人打赌,这就形成一股压力。相反的,如果我是漫無目的地扔进树林里,一点都不在意它掉到哪里去,便不构成压力。

当一个佣人或下属在看你,你可以很轻松自在;但是当一位大人物、大老板或是你的顶头上司看着你,你就会变得紧张不安。为什么?原因就出在你很在意。你会顾虑:“我要怎么表现才得宜,要怎样才会让他留下好印象。”你越在意,就越不自在。

有时我们明知道某人不可理喻,他说的话都没意义,但你的心情还是受到影响,原因出在哪里?也是因为在意。

有个先生在公司的人缘很好,可是有一件事让他觉得很苦恼:有位同事经常在主管面前打他的小报告。他自认没有对不起那位同事,不理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纵使其他同事都向着他,认为对方太小心眼,甚至连主管都告诉他,他不会在意那些無聊的话。但他还是耿耿于怀,也因此连续几个晚上睡不着觉,半夜在床上翻来覆去。

有一天他的太太忍不住问他:“为什么会睡不着觉?”他告诉太太事情始末。他太太问:“他向主管打小报告,有用吗?”他回答:“一点用也没有,主管和我感情很好,不会受他影响。”他太太说:“不对,打小报告有用,他让你睡不着觉。”

为什么人会如此在意?说穿了都是因为太在意自己。比方有人讲一句话,你不喜欢,你就会一直思考:“他为什么要讲这句话,他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说我’?”因为你很在意那个“我”,你的心情就会被这句话左右。

为什么人常会生气?道理也一样。当你说:“他竟然‘对我’说那种话!”你的敌意马上就会升起。如果把“我”拿掉,剩下“他竟然说那种话!”,你还会那么生气吗?

你去看车子。那些车子原本与你無关,然后你买了它,你就会很在意,当它被刮、被撞,你就会觉得心疼难过,对吗?当你说这是“我的”老板、同事、朋友;这是“我的”先生、太太、孩子,你的喜怒哀乐就会受他们影响,为什么?没错,也是因为那个“我”。

所以,当你在意某人或某事时,想想看,你真正在意的是什么?是不是你自己?你太在乎你的所有物:你的利益、你的形象、你的原则、你的期待、你的面子、你的表现…..,对吗?

有个人一直抑郁寡欢,因为他很在意别人的眼光,经常把自己搞得疲惫倦怠,为了摆脱这种情绪,他决定到远处旅行。

有一天,他来到一个很偏僻的少数民族部落,发现这里的村民似乎都非常喜乐。每天晚上,人们吃完晚饭,就在一片空地燃起营火,乐师们弹起他们心爱的乐器,男女老少一起载歌载舞,直到尽兴才归。他们每个人看起来都那么的快乐,为什么呢?他百思不解。

一天晚上,在村民们跳舞的空档,他与一位年长的乐师攀谈,他问乐师:“为什么你们总是那么快乐?”老乐师听了他的话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弹起一首古老的曲子,然后对他说:“年轻人,你也来一起跳舞吧!”但你要记住,不论我弹什么曲子,你都不要受我的影响,而是要学会按照你自己心中的那支曲子跳舞。我相信你会找到答案的。”

就这样,他真的跟大家跳了起来,雖然整晚都在跳,但不知怎么回事,一点都不疲惫,他觉得自己完全放开,那是一种过去从来没有感受过的自在和快乐。就在这时,他突然明白,原来一个人想要获得真正的快乐,就必须按自己的曲子跳舞。

你也明白了吗?如果你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表现,又怎么会有压力?如果你能放下你的形象、你的期待、不再把自己当一回事,又怎么会放不开或不快乐呢?

英國作家却斯特顿说:天使之所以能飞,是因为他们将自己看得很轻。”你觉得生活沉重,那是因为你把自己看得太重。

当你一直想着自己,自然会变得封闭,你很容易就陷入“我执”,陷溺在自己的焦虑、愤怒、痛苦、挫折、抑郁、嫉妒和怨恨里。反之,当你忘了自己,连带许多烦恼和问题也跟着忘了。

人们常说:“我放不下。”你越把自己当一回事,就越放不下,因为你真正要放下的,就是那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