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藥片就能讓人忘掉情傷 竟有這種好事!

  • 在〈一個藥片就能讓人忘掉情傷 竟有這種好事!〉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男女之間
摘要

療法起效了,2018年11月研究結束時,70%~84%的參與者表示分手後的壓力得到了緩解。

每個人都可能會經歷失戀,有些人分手後很平靜,有些人則異常煎熬。例如,與另一半相處很長時間後,發現戀人出軌,自己「被小三」了,這種記憶對許多人而言都是難以磨滅的痛苦。

心理學家阿蘭·布魯內特(Alain Brunet)將這種分手經歷稱為「浪漫關係背叛」。「浪漫關係背叛」不僅會讓人倍感煎熬,還可能會帶來心理創傷,更有甚者一提起這段經歷,就雙目含淚、心口發緊、不能呼吸。

一個藥片就能讓人忘掉情傷 竟有這種好事!

小動爽太(松本潤飾)和紗繪子(石原里美飾)交往了幾個月後,被紗繪子甩掉,最悲慘的是紗繪子拒絕承認二人有過戀情丨失戀巧克力職人截圖

想從失戀中恢復並非易事。布魯內特希望幫助「浪漫關係背叛」中的受害者擺脫心碎的感覺,儘快走出來。在麥吉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的實驗室內,布魯特內正利用一種前沿的神經療法,治療「浪漫關係背叛」中的受害者——這種療法的名稱,叫做「記憶再固化」。

療法起效了,2018年11月研究結束時,70%~84%的參與者表示分手後的壓力得到了緩解。

這是什麼治療

方法

記憶再固化療法結合了心理治療和醫學治療,「我們治療的不是患者的癥狀,而是記憶」。這種說法聽起來頗似電影《暖暖內還含光》的場景,影片的主角是一對感情瀕臨破裂的情侶,兩人藉助記憶清除程序,洗去了關於彼此的記憶。

與之不同的是,再固化療法旨在通過清除記憶中的情感創傷,達到「重新整合」記憶的目的。和電影中的方法比,布魯內特認為自己的療法要更好些,「這種方法不會抹去你的記憶,誰會想忘記自己的愛情故事啊?」

「浪漫關係背叛」的受害者在接受心理治療前一小時,需要服用50~80mg的普萘洛爾(原本是用於治療心律失常的β受體阻滯葯)。服用過此葯後,受試者需按規定寫下自己的創傷性經歷:全文用「第一人稱(我)」和「現在時態」,描述事件發生時身體出現的五種感受。隨後受試者們大聲閱讀總結。如此每周進行四到六次治療。

一個藥片就能讓人忘掉情傷 竟有這種好事!
威而柔 女用威而鋼 www.5mg.tw

圖丨圖蟲創意

研究人員認為,每次閱讀時,記憶會被「再次記錄」,而普萘洛爾則會減弱這段記憶給患者帶來的痛苦感。當整個治療結束時,受試者表示,現在再看這份總結就像「讀小說」——戀愛的記憶還在,但是分手後的疼痛感已經消失了。

服藥和講故事,兩者缺一不可。布魯內強調,如果不輔以通過閱讀進行的心理治療,僅用普萘洛爾治療是無效的。他說:「單用藥物治療或單用心理治療都是行不通的。」

初用於治療PTSD

的再固化療法

最初,布魯內特這種療法,幫助遇襲後的倖存者從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中恢復。有種假說認為,PTSD源於過於強烈的痛苦記憶,壓力下釋放的激素會將這段痛苦的記憶儲存到大腦中。在機體的戰鬥或逃跑或反應中,這些激素會迅速增加並且激活大腦負責情緒記憶的區域,從而增強了這段記憶的恐怖程度。所以一些小事就可觸發患者的強大病態記憶。

布魯內特的想法是,如果能減少創傷後重壓下激素的釋放,就能預防病態記憶的形成。研究證明,使用過β受體阻滯葯普萘洛爾的患者,日後發展成PTSD的可能性較小。

一個藥片就能讓人忘掉情傷 竟有這種好事!
威格拉

英劇《貼身保鏢》的主角巴德(Budd)參與過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戰後他患上PTSD,生活受到了巨大的影響,失去了原本美滿的婚姻丨貼身保鏢截圖

但這種方法有個問題,治療的時間窗有限。布魯內特的研究夥伴羅傑·皮特曼(Roger Pitman)說:「即使在創傷後的4~6個小時內,對病人給予普萘洛爾進行治療,可能也為時已晚。而且不是每個經歷過創傷性事件的人,都能被及時送到醫院。」

不過,還有一個新思路:如果我們能事後把記憶拿出來「重新處理」一番,會不會有同樣的效果呢?這就是「記憶再固化」理論。

2004年,記憶再固化理論引起了皮特曼的注意。一直以來,科學界認為,記憶由神經細胞組成的迴路存儲在大腦中,神經細胞由突觸連接起來。當突觸形成或現有的突觸加強時,新的記憶就形成了。

記憶再固化理論認為,重新喚起記憶會導致神經細胞間的突觸減弱,甚至分離,隨後突觸被重新整合直到再次穩定,就形成了記憶再固化。研究記憶再固化的科學家表示,阻斷人們創傷性記憶的再次固化,可能會減輕創傷性記憶給人帶來的困擾。

一個藥片就能讓人忘掉情傷 竟有這種好事!
持久延時噴霧劑

記憶再固化理論丨MIT Technology Review

由於大腦記憶情緒和事實的部分不在同一區域,布魯內特和皮德曼有了一個新想法,如果能在記憶再固化的過程中,調整該段記憶中的情緒記憶,就能在不改變事實記憶的情況下,減輕記憶給PTSD患者帶來的傷害。

事實證明,普萘洛爾作用於大腦中情緒記憶的部分,而且似乎確實能緩解患者由創傷記憶所引發的焦慮。隨後他們展開了實驗,結果顯示,對 PTSD患者恐懼記憶重新激活前使用普萘洛爾進行干預,患者的癥狀改善了40~50%。

用記憶

治療心碎

同樣的原理,也可以運用在治療失戀之上。治療情傷和治療PTSD同樣困難,「古希臘悲劇已經寫過,分手不是一件小事。人們常常將分手或離婚視為最糟糕的人生經歷。」布魯內特說。而對於失戀的人,記憶再固化療法的效果「非常好,甚至比PTSD患者的治療效果要更好」。

這次研究中,他選取了60名遭受過「浪漫關係背叛」,年齡在30~60歲之間的人。這些人有的在一夜之間被拋棄,有的在分手後被前任頻繁騷擾。研究結束時,80%左右的參與者表示分手的痛苦有緩解。

記憶再固化療法還可以用於治療起源於痛苦記憶的其他病症:長期悲傷、對某些事件的恐懼症(例如一個人被狗咬後,對狗感到恐懼)、甚至是抑鬱症和飲食失調。布魯內特說:「如果這些疾病確實是由某些特定的痛苦記憶引發的,利用記憶再固化療法幫助患者,將會改變精神疾病的治療」。

他還在努力推動記憶再固化療法的商業化,儘管普萘洛爾已經過了專利保護期,製藥公司對該療法沒有明顯的興趣。但是布魯內特對一件事對非常肯定:「人們並不是真的想抹掉自己的記憶。他們只想繼續前進,繼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