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外面這麼苟且,你爸媽不知道

  • 在〈你在外面這麼苟且,你爸媽不知道〉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男女之間
摘要

‌‌「哦對了,小媛姐這兩天跟老公出國旅行,我就把她家的鑰匙借過來暫住幾天,三號吃飯的時候,可千萬別說漏嘴,說我住的地下室啊。‌‌」

公司新來的小伙兒大劉來找我借車,提著滿滿兩大兜零食,開門見山。

‌‌「姐,十.一你能不能把車借我兩天?我爸媽要過來玩,我想自己開車‌‌」,他有些激動的搓搓手。

我一直很喜歡這個勤奮聰穎的小朋友,看在零食的份兒上,沒怎麼猶豫就答應了他的請求。

他連連道謝,末了又問我,‌‌「三號那天你有沒有空?我想請你們幾個要好的同事,跟我爸媽一起吃個飯。讓他們看看,我過的一點兒也不孤單。‌‌」

吃飯當然沒問題啊,我欣然應允。

‌‌「哦對了,小媛姐這兩天跟老公出國旅行,我就把她家的鑰匙借過來暫住幾天,三號吃飯的時候,可千萬別說漏嘴,說我住的地下室啊。‌‌」

他叮嚀完這一句便起身告辭,‌‌「我還得到張哥那兒去借一下單反,先走了啊‌‌」。

‌‌「你不會準備告訴你爸媽,房子車子都是你自己的吧‌‌」,我聽出他話里有些彆扭。

‌‌「已經說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頭,‌‌「不過沒說房子是我的,只說是租來的,好容易工作了,就算是裝,也得裝出個人樣兒給他們看看。‌‌」

他語氣里藏著一點羞赧,又有一點年輕人特有的意氣風發,我心底雖然並不認同這種打腫臉充胖子的行為,也只好回報一個微笑。

大劉請客的地方,是城西最大的海鮮酒樓,兩位老人操著濃重的口音,拘謹的跟每個人打招呼,感謝大家對大劉的照顧,而大劉則擺出一副土豪的架勢,拿著菜單開始指點江山。

公司的張哥勸阻,‌‌「菜夠了吧,咱們人少,點多了浪費。‌‌」

‌‌「哎,我請客,哪兒能那麼小氣‌‌」,大劉不理,拿著筆又飛快的加了兩道,我坐在一旁看著他在一盤又一盤三位數的菜上打勾,都忍不住替他肉疼。

‌‌「你這一頓頂一個月工資了吧,下個月怎麼過?準備辟穀嗎?‌‌」我趁他坐下的當口偷偷問。

‌‌「兩箱速食麵已經囤好了‌‌」,他朝我擠擠眼,‌‌「反正今天場面一定要擺夠。‌‌」

年紀輕輕怎麼這麼虛榮,我在心中腹誹一聲,明明就是個剛入職場的小白領,偏偏要擺出一副暴發戶的架勢,面子就這麼重要嗎?

一起吃完飯,大劉便將兩位老人送去了機場,而我在附近的影院看完一場電影之後,正好順路跟他一起回家。

‌‌「姐,你是不是覺得我挺裝逼的?‌‌」大劉主動開口。

‌‌「為什麼不能讓他們知道你真實的生活呢?‌‌」我問,‌‌「又不是外人,在自己的父母面前,也要假裝嗎?‌‌」

‌‌「因為我不想讓他們看到我那麼苟且的樣子啊,住在地下室里,每天換乘四趟公交去上班,沒錢買新款手機,吃飯之前得先算賬。‌‌」他笑笑,答非所問。‌‌「我希望他們看到的我,是我假裝的這個,有車有錢的五好青年啊‌‌」。

車剛開到二環上的時候,大劉媽媽打來了電話,他開著車,藍牙耳機還來不及帶好,只好開了公放接聽。

‌‌「看到我伢子生活的不錯,媽就放心了‌‌」,

‌‌「那當然,你兒子是誰呀‌‌」,他說著,有些心虛的看我一眼.‌‌「該花的錢不能省著,一定得捨得花。我爸那青光眼得趁早去看,你們回去找個大醫院手術。家裡那個漏水的屋子也要找人修一下,別總是拿盆子罐子接著瞎湊活。‌‌」

‌‌「我和你爸省慣了,沒什麼,你也別那麼拼,要是干累了就回家,媽給你攢的錢啊,夠娶媳婦了。‌‌」

‌‌「你們別管我了行不行‌‌」,大劉急了,‌‌「你們不是看見了嗎?我過的挺好的‌‌」。

‌‌「知道了,你給我的那張卡呀,我回去就花‌‌」。

他衝著電話狠狠的點點頭。

‌‌「我伢子有出息了,有出息了呀‌‌」,大劉媽媽在那頭反覆說了幾遍,猶豫了許久還是開口‌‌「,你明天給人家還車的時候,記著把油先加滿,不能占別人的小便宜,知道嗎?‌‌」

我和大劉面面相覷,飛快的交換了一個‌‌「怎麼回事‌‌」的眼神。

‌‌「什麼還車?‌‌」他試探著問了一句。

‌‌「就是你這兩天開著帶我們玩的那輛,是借同事的吧。你從小就最怕狗,怎麼會在車上擺小狗的掛件。‌‌」

大劉媽媽說。

媽知道你會有錢的,但是媽不急,你也別急啊。

我曾經很不喜歡衣錦還鄉這句話。

那被衣錦包裹的面子和榮耀背後,有太多不為人知的付出和委屈,那光鮮太不真實,彷彿是一場表演。

可後來才慢慢明白,有些人之所以願意為了這樣的短暫表演付出十倍百倍的艱辛,並不僅僅是為了面子,也不僅僅是為了收穫他人的羨慕。

他們只是想告訴最親的人,‌‌「我現在有錢了,我過的很好‌‌」。

而那些背後的打落牙齒或血吞,那些眼淚和心酸,他們不願讓父母知道。

曾經在網上看到過幾張很感人的漫畫,叫做《媽媽的謊言》。我們每個人都曾或多或少的從母親的嘴裡聽過:

‌‌「我不愛吃肉‌‌」

‌‌「我不餓,我不困,我不渴‌‌」

‌‌「我們很好,你不用回來‌‌」

而孩子的成長,有時也是由這樣一個個善意的白色謊言組成。

‌‌「我們公司的飯菜特別好‌‌」

‌‌「加班一點都不辛苦,真的‌‌」

‌‌「我有錢了,可以給你們花了‌‌」

無關於炫耀,無所謂虛榮。

希望你看到的,就像我展示的那樣一般,衣食無憂,生活安穩。

而那個真實生活中苦苦掙扎的我,那個活的窘迫又苟且的我,卻不忍心讓最親近的人看到。

就讓我也騙你一次吧。

我一點也不辛苦,一點也不委屈,一點也不害怕。

不缺錢也不缺愛,有乾燥溫暖的大房子,錢包鼓鼓的,每個朋友都能肝膽相照。

工作和生活一切順遂。

我過得挺好的,總有一天,會像我表演出來的那樣好。

別擔心,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