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怎樣識別惡魔老闆

  • 在〈華爾街日報:怎樣識別惡魔老闆〉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職場人生
摘要

  有個壞老闆是導致員工對工作不滿的主要原因,但鮮少有求職者在入職前花心思去審察未來的老闆。如何避免遇到一個差勁的老闆?視頻中,《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Dennis Nishi談了最新的研究結果,女高管Jessica Dean分享了她曾經的親身經歷。

華爾街日報:怎樣識別惡魔老闆

  Brian DeYoung

  傑茜卡·迪安(Jessica Dean)從朋友那兒得知有家頗具前途的初創企業正物色一名商務拓展總監,於是她提交了自己的簡歷。這家位於紐約的企業銷售一款聽上去很有創意的手機應用。遺憾的是,該企業老闆缺乏職業素養的行為在面試過程中發出了警示信號。他在談論企業規劃時大誇海口,談吐粗鄙並過分誇大自己的資歷。迪安最後還是接受了這份工作,因為她的朋友向她保證這個人──她朋友的朋友──會是一個好老闆。

  問題很快就出現了。這位老闆並不信任她,甚至會於深夜在語音信箱留言詢問她是否完成了項目。迪安說:「連我母親見到他時也不喜歡他。」六個月後,她從這家公司辭職了。

  現在,迪安在面試中會去注意老闆的某些品質。她說:「如果他們表現得像他那樣不專業,那就在某種程度上表明他們是如何經營生意的。我的新老闆則是個截然相反的人,儀錶和交流方式都非常專業。」她現在在布魯克林一家名為Spuni.com、生產嬰兒用品的初創企業工作。

  有個壞老闆是導致員工對工作不滿的主要原因,但鮮少有求職者在入職前花心思去審察未來的老闆。如何避免遇到一個差勁的老闆?視頻中,《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Dennis Nishi談了最新的研究結果,女高管Jessica Dean分享了她曾經的親身經歷。

  蓋洛普(Gallup)近期一項調查顯示,老闆差勁是引發職場不滿情緒的首要原因,但是很少有求職者會在接受工作機會前調查他們的老闆。專家們稱,其中一個原因是求職者不想冒險在面試中質疑老闆。不過,你還有其他方法去調查可能成為你老闆的人。

  首先,藉助網路或是你的職場關係網發掘有關那家企業、部門及老闆的信息。你可以利用諸如Glassdoor.com之類的網站,搜索曾在你意向企業工作過的行業博客博主。

  你還可使用LinkedIn上的高級搜索功能來找出如今在其他企業工作的前員工,然後看看他們的評介。過往員工或現任員工對老闆的評介好還是不好?

  華盛頓州貝靈厄姆(Bellingham)維權組織Workplace Bullying Institute的創始人加里·納米(Gary Namie)建議,要查明該職位空缺了多久及其原因。納米說:「這個職位是不是空缺了很長時間?它之前是不是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前前後後換過10個人?這些都是表明你需要當心並問明情況的警示信號。」

  加州紐波特比奇(Newport Beach)職場專家、《馴服職場中的暴君》(Tame Your Terrible Office Tyrant)一書的作者林恩·泰勒(Lynn Taylor)指出,要問對有關管理風格和職場文化的問題。盡量探明該老闆的團隊意識有多高,以及他或她是否會將功勞分給別人。泰勒說:「那位老闆會說『我為這家公司做了什麼』嗎?會說『我』而不是「我們」或「團隊」取得了那個成績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他或許是個注重自我的人。而你要找的是一個將你、你的同事以及企業的最大利益放在心上的老闆。」

  洛杉磯心理學家、《遇到壞老闆怎麼辦?》(Got a Bad Boss?)的作者諾埃爾·納爾遜(Noelle Nelson)指出,當然大多數壞老闆可能會在面試中假裝成好老闆。

  在那些糟糕的老闆中,有些人是只顧自己、好操控人的自戀者,但是他們也能在必要之時表現得風度翩翩。要注意老闆在與員工交流等場合中的行為疏漏。他會突然變得冷漠或粗魯嗎?

  例如,納爾遜的一名客戶在申請一份律師助理工作時,面試官是該律師事務所的管理合伙人。這位客戶注意到該合伙人的秘書似乎很怕他,每次和他交流時都沒有眼神接觸。該客戶後來了解到那位合伙人脾氣暴躁,會喝斥辦公室里的每一個人。

  通過觀察老闆的同僚或下屬,你能最透徹地了解其為人。員工們交流時會面帶笑容、有眼神接觸嗎?辦公室的氛圍是否愉快,或者你感覺到了緊張氣氛?一個非常糟糕的老闆會成為每天對身體、心理和精神的折磨,這不可避免地會在員工的行為和交流中表現出來。納爾遜說,心情抑鬱的員工更有可能在網上匿名抱怨他們的老闆。

  她還建議:「用谷歌(Google)搜索那個老闆,我敢保證,如果那真是老闆差勁的問題,肯定會有人把它寫出來。」

  納米建議,可嘗試單獨找一位員工或另一名管理者,詢問他們的僱傭政策是否曾論述過「心理暴力」或「職場欺凌」問題。他說:「這並不是要詢問那兒是否發生過這種事情,而是要問他們是否使用過那個辭彙?倘若他們說他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或者說他們那兒從來沒發生過那種事情,我認為他們否認得太快了。尋找委婉說法可能表示說話者在試圖否認。反之,如果他們說他們不會容忍那種事情或者他們把它作為要致力解決的事情來對待,那會是一個很好的信號。」( Dennis Ni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