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龜上岸又歸海

  • 在〈海龜上岸又歸海〉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職場人生

在上海工作了兩年,回美國已經九個月了,時間過的也未免太快了。一月中動了一個小小的痔瘡手術。半個小時的手術,我可是在家好好的休息了幾個月。從到美國哪天開始我就從來沒有如此休息過。賦閑在家的日子,每天早上仍是五點左右起床。我的早上鍛煉是持續有好幾年了。每天看報上網,時間也不難打發。到了三月份,我開始積極的找工作。有幾個面試的機會但都是無功而回。突然一時興起,跑到社區大學註冊修了一門房地產經紀人的課。就開始了我十個禮拜的學生生涯。每天看電腦上課,作筆記,做習題。時間就過的更快了。考完期中考,拿了一個大甲,心中很是高興。想想從小學開始我就是一個最平庸的學生。不調皮,守規矩,也還算知道讀書,但是天資魯鈍,很少在學業上能夠擠得上名列前矛。到了美國念書一直念到博士學位,成績才算上去了。可謂大器晚成,開竅開的晚一點。上地產課到了第六個星期,我以前工作的公司給了我一個臨時工作。我就正式的上班了。

  接下來的四個星期,我一方面全時上班,一方面發揮我的後啟智力讀書。終於考完了期末考,也考過了加州的房地產銷售員的執照。雖然我又回到工作的崗位,然而因為是一個臨時的工作,我一面上班,一面仍繼續找工作。當我這個工作結束時,我在另外一家小公司也覓到一份工作。就這樣我又完全恢復到回上海以前的我在美國上下班了。每天就是非常有規律的機械式生活著。

  在這一段時間內,我想起許多過去發生的事,一件一件呈現在眼前。那年滿懷著一顆興奮的心情回到上海工作。想想在外漂流了這麽多年,有這麽一個好的機會能夠回國,作自己一直想做的工作而且待遇也不錯。這真是上帝的安排了。心理一直很興奮,期望著日子的到來。終於踏上了上海的土地了。我對周遭的一切是如此的新鮮,好奇。看到我的同胞又是如此的親切。我回來了,我終於回來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我的工作進行的很順利。我把自己的專長發揮的淋漓盡致,毫無保留的作我該做的工作。每天兢兢業業的過我的日子。逢周末我一個人大街小巷的瞎逛。心情十分的愉快。我一直在告訴自己,回來是對的選擇。可是好景不長。到了第三個月,在一個會議上,為了一個項目的引進,我表達了我專業的意見。也許我看高了公司的管理階層,萬沒想到這一批人是一群在美沒人要的下崗者。回到國內而又自認為是人上人的一批土著。我這樣批評他們實在是一點也不過份。雖然都在美國呆了一陣子,然而他們的語言程度,簡直令我目瞪口呆。在做人處世上更象是沒有受過教育的村夫村婦。我們的那個女領導,每天拉里邋遢穿個拖鞋就來上班了。每天大呼嘯叫的向一支吠犬。敲桌子,拍板是常事。漸漸的我的蜜月期就結束了。可是我告訴自己既來之,則安之。我的一些朋友在參觀過公司後,告訴我,我怎麼會和這一批「捷克」在一起。

  我除了工作之外,就是盡量改變自己來適應他們。在工作上,我是十分堅持我的方針。在兩年內我完成了兩個向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申報的項目。也因為這個成就,後來我回美後很快的就找到工作了。然而,當我們拿到美國FDA批文的當天,我就被要求降薪續合同。我十分堅決的拒絕了。就這樣我又回到美國了。

  在國內的一段日子,我一直提醒自己要做一個普通的中國人。過著和大家相同的日子。

  我不浪費,自己上市場買菜,做飯。除了少有的應酬我的生活是十分充裕的。每年也回來出差,說實在日子是好過的。也許是我的年紀比他們都大個十幾歲。而且我是在台灣長大,雖然我出生在大陸。因此我們可以說是在一個十分不同的環境中成長的。然而令我驚訝的是這批人都在美國呆過十年以上,總該受一點西方的禮數吧。不然,你就明白為甚麽他們在美國混不下去的原因了。在學術上,他們的底子很差。但是每個人都還擁有博士頭銜。我想只有他們自己知道那學位是如何拿到的。我曾經請教我們裡面的同事一個很簡單的有機合成問題。結果答案是給了我一大堆參考資料。我要的是簡單的答案而所得到的是參考文獻。這就是我們人人尊敬的人物。有時真恨不得好好教訓他們一翻,老老實實做人,待人,不必人前人後,象個衣冠禽獸,隨時隨地,給我們那些可愛的國內小朋友們小鞋穿。

讓我最懷念也最不放心的還是我們的那些助理小朋友們。他們每天認真的工作,但是所得微不足道的報償,時常令我心疼不已。我一天的酬勞遠遠超過他們一個月的所得。到了加薪的時候為了為屬下爭取區區的幾十元,我曾被我們的那個潑婦老闆臭訓一頓。並說我想把公司搞垮。我們這個公司不小,在香港,大老闆還是一個大慈善家呢。可憐,他如果知道我們這個單位是如此的苛待員工,他的慈善事業是否應該從我們這個單位開始? 我的哪個領導一天到晚目中無人。對下屬待之如畜類。好象是她有一顆悲天憫人的心才給你工作。每天對員工的壓榨,不在話下。逢年過節,我們這些幹部們忙的雞飛狗跳的安排送禮。我的置之不理,也是促成我走路的原因之一。當然還有更醜陋的我就不提了。最令我憤怒的是我們一些後勤的員工經理,這些都是國內的幹部,仗勢欺人。想想,他們是既得利益者,為了討好主子,自己作起事來就沒有立場了。我雖然憤怒,但是想想,他們也是滿可憐的一群僥倖生存者啊。

  我有點詫異,當初她會用高薪聘我。後來看來,也就是利用我的專長,達到向美國申報藥物的目的。她自己也說,沒有我,他們是沒有辦法拿到批文的。拿批文的目的就是要上市。結果後來真的在國外上市了。我為我的成就感到驕傲,我也為他們的心機感到噁心。她曾經不止一次的說,就是要上市,等到她拿到錢,立馬走路。她是沒有興趣跟香港那一批人乾的。殊不知她自己的分量有多少。目前她人還在,顯然錢還沒有拿到。即使錢拿到了,她又能走到那裡呢。更何況公司實在對他不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