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到現在的女總理們

  • 在〈笑到現在的女總理們〉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職場人生
摘要

    克拉克是一個很有個性的女人.與丈夫彼得?戴維斯結婚後,按照西方人的傳統.女人都要從夫姓.她卻沒有這樣做,一直保持自己原來的姓氏。克拉克為了她喜愛的事業.居然至今都沒有要孩子。出於對妻子的愛.她的丈夫彼得也樂意如此。

    西方人常說,面對重重困難,堅持到最後的一定是女人。紐西蘭總理海倫.克拉克、韓國總理韓明淑、孟加拉國總理卡莉達齊亞就笑到了最後。

 

紐西蘭總理海倫克拉克:永攀高峰

笑到現在的女總理們

    海倫克拉克1950年2月26日出生在紐西蘭的密爾頓市一個富裕的農場主家庭.在家中克拉克是四姐妹中最小的一個。

     還在克拉克很小的時候,父親便把她送進了離家很遠的寄宿學校讀書,讓她從小過著獨立的生活。克拉克後來說。她剛進入寄宿學校時.見到同學們還非常害羞,說話時聲音都怕說大了。膽子很小。一段時間後。似乎改變了許多,尤其是膽子變大了.還能在班上參加演講。就這樣,克拉克一直在寄宿學校里讀到高中畢業.並以良好的成績順利考入奧克蘭大學就讀。在奧克蘭大學。克拉克攻讀政治學.兼修文學,在這裡獲得了政治學學士學位後.開始攻讀文學碩士,並且獲取文學碩士學位。因為成績優異.克拉克被留在奧克蘭大學任教,時間長達8年之久。

    克拉克是在擔任講師期間開始步人政壇的。雖然克拉克的父親思想保守,並不同意女兒去從政,但是克拉克從政的決心已定。她不顧父親的反對.一心去實現自己的政治夢想。

    克拉克是一個很有個性的女人.與丈夫彼得?戴維斯結婚後,按照西方人的傳統.女人都要從夫姓.她卻沒有這樣做,一直保持自己原來的姓氏。克拉克為了她喜愛的事業.居然至今都沒有要孩子。出於對妻子的愛.她的丈夫彼得也樂意如此。

    克拉克無論走到哪裡都會引起媒體的強烈興趣.她手上總是喜歡拎著個黑色大提包.看上去倒像一個女教師。對此,媒體曾多加關注。

     同樣被媒體寄予了濃厚興趣的還有克拉克的學者丈夫彼得?戴維斯。有傳聞說,彼得擅長走總理府的「後門」。有媒體說彼得曾向妻子克拉克的高級私人秘書推薦自己的好友擔任政府官員。對此克拉克總理當即闢謠。並嚴厲斥責那些對她的家庭進行惡意誹謗的人。她還為丈夫辯自說。彼得是個學者,他心裡沒有政治。更沒有什麼政治陰謀。對於妻子,彼得總是感激不盡。彼得也為自己有一個這樣好的妻子而倍感自豪。

    一般來說.政治女性中婚姻幸福的人本來就很少,像克拉克這樣愛護丈夫.大膽體現妻子對丈夫的忠誠與溫柔的女性就更少。

    克拉克不僅有著自己成功的事業.更有自己的業餘愛好。她是一位非常熱情的球迷。2005年7月17日.紐西蘭和澳大利亞之間共同舉辦的「佈雷的斯羅杯」橄欖球比賽在紐西蘭首都惠靈頓舉行,身為球迷的克拉克當然不會放棄親臨現場去觀看這場球賽的機會。

    那天,當比賽快要開始時,克拉克還身處遠離惠靈頓南島的瓦伊梅特鎮.為此她特別叮囑手下準備好專機。迅速飛回首都惠靈頓來看這場球。

    然而.由於種種原因。她的汽車在前往瓦伊梅特鎮飛機場的途中遭遇交通堵塞。致使她無法坐專機飛回惠靈頓。在比賽現場,紐西蘭的土著人已經開始在開幕式上扮成澳洲袋鼠表演節目了,這一消息讓克拉克急了。

     此時.負責克拉克總理車隊安全的警察護衛隊長臨時決定,採取高速飛車沖向克頓斯特徹奇鎮去坐飛機.飛回惠靈頓,從而保證總理及時趕到比賽現場。於是護衛隊長讓克拉克乘坐的小汽車以每小時200公里的速度狂奔,在短短的1個小時里趕完了去克頓斯特徹奇鎮的206公里長的路,然後從克頓斯特徹奇鎮乘飛機前往惠靈頓。終於看上了比賽。更令克拉克高興的是.這次紐西蘭球隊不負眾望,在比賽中獲得了決定性的勝利。

    但是。根據紐西蘭的交通法規定。在不是全封閉的道路上,汽車的行駛車速只能為50至100公里。事後.紐西蘭警方的一位女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承認:「那時的確是有人建議我們讓總理的車隊超速行駛。」

     克拉克的車隊在高速公路超速行駛的一幕。也被設在公路兩邊的速度監測器.把她的車隊超速的全過程記錄了下來。不久,這樁超速案就被送交到惠靈頓一家法庭,經過幾個月的調查取證,11月12日.法院向車隊司機和5位警察護衛隊成員發出傳票,要求他們12月14日出席聽證會。結果,克拉克總理本人沒有遭到指控.但是她手下的司機和警官護衛隊成員都受到了高額罰款。

    克拉克總理熱愛登山運動,她曾先後於1991年和2001年登上非洲最高峰乞力馬扎羅峰和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峰。克拉克總理甚至還稱:「總有一天,我會去攀登珠穆朗瑪峰的。」因此有人評論克拉克說:「她不僅是一位在仕途上永攀高峰的人。也是一位在生活中永攀高峰的人。」

韓國總理韓明淑:韓國現代「大長今"

    韓明淑1944年3月24日出生在朝鮮的首都平壤。

    1962年2月韓明淑在梨花女子大學本科畢業後,進入韓神大學攻讀神學,並取得神學碩士學位。那還是她在大學三年級的一天.當時擔任梨花女子大學學生會會長的韓明淑與時任首爾大學學生會會長的朴聖俊邂逅.愛情的烈火將這一對戀人熔化。從此兩人墜入愛河而不能自拔。在經歷了漫長的3年相戀之後,韓明淑和朴聖俊於1967年結婚了。    

    20世紀60年代.韓國反對朴正熙軍人獨裁政府的民主運動的潮流正在朝鮮半島南半部分的韓國大地上涌動,朴聖俊這個熱血青年也捲入到了這場反獨裁的鬥爭之中。受這場民主運動思潮的影響.加之婚後的韓明淑又受到丈夫的影響.於是她也投身到這場反獨裁統治的鬥爭之中。

     從此,他們這對志同道合的夫妻也就開始了他們婚後的曲折人生。那時婚後只有6個月的朴聖俊就遭到軍人獨裁政府的追捕.不久便被投進了監獄。並被判了15年的刑期。後來韓明淑回憶起這段生活時說:丈夫留給我的只有6個月的新婚記憶。此後他便離開了我。心愛的丈夫離開了我,我們那狹小的新房從此變得就像西伯利亞的原野一樣空曠,一樣寒冷。

    韓明淑於1974年加入韓國基督教學會,不久便擔任該會的幹事。基督教學會是韓國的一家民間教育機構,其宗旨就在於推動民眾投身到韓國的民主化運動中去。那時韓明淑一面利用這個平台從事女權運動。一面還要照顧獄中的丈夫。她每周都要給獄中的丈夫寫信.每月還要去探望獄中的丈夫。

    而讓韓明淑始料未及的是.1979年她也被當局投入到牢房裡。韓明淑被捕入獄一事。那時在韓國被稱為「基督教學會事件」.並且轟動一時。從此,他們夫妻雙雙深陷囹圊之中。

    1981年,當韓明淑出獄時.已年滿37歲,此時他們夫妻仍然沒有孩子。直到4年後.她已經是40歲「高齡」之時.韓明淑才意外懷孕.1985年她的兒子出生。

     孩子出生後.由於韓明淑忙於政務.照顧孩子和家庭的時間就少了許多。對此,那時正在大學當教授的朴聖俊對妻子的所作所為十分擔心.總是怕工作累壞了妻子的身體。為了支持妻子的工作.身為教授的朴聖俊自然承擔了幾乎所有的家務活。朴聖俊的這一行動在而今仍然延續著「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的韓國實屬罕見。

    韓明淑兒子的出生.對於一直在爭取男女平等的她來說自然是十分高興的大喜事。那時韓明淑和丈夫朴聖俊首先考慮的是給孩子取一個名字,夫妻倆商量來商量去,最後給孩子取了一個非常特殊的名字,叫朴韓吉,即複姓「朴韓」,單名叫「吉」。

     孩子的名字是取了,可令他們夫妻沒有料到的是當孩子的這個名字一傳出去之後。猶如一顆炸彈,幾乎炸響了男尊女卑的韓國,人們對此很新鮮。孩子的名字中的 「朴」是丈夫的姓,「韓」則是韓明淑自己的姓。從此,韓明淑在韓國開創了讓子女共同使用父母姓氏的先例,韓明淑就是想藉此表明.子女有一半血緣來自媽媽,從而藉以表現男女平等的思想。

    令他們夫妻沒想到的是.孩子在登記戶籍時,的確遇到了麻煩:戶籍事務所的辦事員不肯接受這個全國獨一無二的複姓。雖然他們夫妻反覆向辦事員表白了自己的這個想法,孩子的這個名字最終還是沒有被戶籍事務所接受。無奈之際韓明淑夫婦採取了一個兩可的做法.以搪塞這位辦事員。於是他們對辦事員說,那我們兒子的姓仍然還是單姓「朴」,名字叫「韓吉」吧.這樣他們兒子的出生就不是複姓「朴韓」了。辦事員覺得韓明淑夫婦的解釋也有道理。也就讓他們的孩子以朴韓吉的名字登記了。其實在韓明淑和世人的心目中,他們的孩子仍然是複姓「朴韓」單名叫「吉」。

    韓明淑沒有想到。10多年後,她當年的這一驚世駭俗的舉動竟然在韓國流行起來,受其影響。1997年,在韓國有170名女權人士發起了一項「父母姓氏共用運動」。這一運動,除了主張孩子共用父母的姓外,還要求取消戶主制度。在韓國。由於存在「戶主制」。戶主必須由男性擔任。這一明顯的歧視婦女的規定,使得女性的家庭地位和財產分配不能夠得到充分保證。好在韓明淑的孩子長大後,知道父母為他取姓名的用意,兒子朴韓吉每次向別人介紹自己的名字時,總是理直氣壯地說自己姓「朴韓」,單名一個「吉」字。

孟加拉國總理卡莉達  齊亞:成功的事業不幸的家庭

    卡莉達是孟加拉國歷史上第一位女總理,也是孟加拉歷史上第一個三次連任總理的政治家。

    卡莉達?齊亞1945年8月15日出生在孟加拉國迪拉傑布爾縣一個中產階級家庭。父親是個成功的建築承包商。卡莉達在她的兄弟姐妹五個孩子中,排行第三。1960年8月.還不滿15歲的卡莉達中學畢業後.便考入蘇倫德拉納特學院,就在這裡讀書期間,她在父母的安排下,同正擔任巴基斯坦陸軍上尉的齊亞?拉赫曼結婚,並過早地當上了母親。

    婚後的卡莉達一邊當母親,一邊當學生.於是再度進入蘇倫德拉納特學院,繼續自己的學業。直到1965年.卡莉達大學畢業後才到巴基斯坦(當時的孟加拉國還沒有從巴基斯坦分割出來)與丈夫團聚.開始了她那軍官太太的優裕生活。

     齊亞?拉赫曼.職業軍人出身,早年曾被派往聯邦德國接受軍事訓練.後來又到英國考察學習過軍事。1971年3月,齊亞?拉赫曼在當時的東巴基斯坦(即現在的孟加拉國)的吉大港地區,率部起義,並以孟加拉國解放軍總司令的名義領導了一場反抗巴基斯坦的統治,爭取東巴基斯坦獨立的鬥爭。隨後齊亞?拉赫曼宣布東巴基斯坦脫離巴基斯坦.成立獨立的孟加拉國臨時政府。並推舉當時還在監獄中的穆吉布?拉赫曼擔任孟加拉國臨時政府總統。從此,齊亞?拉赫曼就以為孟加拉國爭取獨立與解放的英雄出現在民眾面前。

    1972年1月。孟加拉國正式成立之後,齊亞?拉赫曼得到了穆吉布?拉赫曼的重用。不久,一場軍事政變將穆吉布?拉赫曼政府推翻.齊亞?拉赫曼在新政府中擔任孟加拉國陸軍參謀長的要職。除此之外.他還擔任了政府部門的其他幾個關鍵部的部長職務。 1977年4月.齊亞?拉赫曼作為軍隊中的實權派人物接任孟加拉國總統。

    當了總統後的齊亞?拉赫曼,為了鞏固自己的政權,於1978年9 月1日宣布成立孟加拉民族主義黨。並出任該黨主席。齊亞?拉赫曼上台後對內致力於發展民族經濟.在對外事務中奉行獨立和不結盟政策。特別重視加強同鄰國及其他穆斯林國家的關係,並同世界上許多國家以及其他一些地區建立起友好合作與貿易關係,從而使盂加拉國的經濟有了一定的發展,國際地位也有了提高。

    然而,正當齊亞?拉赫曼把自己的全部精力和熱情都投入到國家的經濟建設之中時,一場災難降臨到他的頭上。

    1981 年5月29日這一天晚上.去吉大港視察的齊亞?拉赫曼正下榻在吉大港政府賓館。30日凌晨5點鐘,天還沒亮,賓館內突然槍聲四起,火炮齊鳴,驚醒了熟睡中的齊亞?拉赫曼總統。當他聽到這異常的槍聲。急忙翻身下床,正欲伸手打開房門準備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時,一夥全副武裝的軍人沖了上來.用槍對著他進行掃射。從此,齊亞?拉赫曼倒在了血泊中。就再也沒有醒來了。隨著丈夫的倒下。卡莉達?齊亞的美滿婚姻也就過早地宣告結束了。

    作為妻子的卡莉達?齊亞原本是一位性格溫柔且又十分靦腆的女子.婚後的她更是樂於持家。一向對政治不感興趣的卡莉達,當丈夫不在家中時常常喜歡一個人呆在家裡.精心撫養自己的兩個兒子,輔導他們傲功課。閑暇無事之時,喜歡看書養花,或親自下廚房做幾個自己的拿手好菜。此時的卡莉達,從不過問丈夫所從事的政治,一心致力於自己的賢妻良母的工作。

    丈夫的不幸遇難,使她悲痛欲絕.也使她的精神受到了極度的摧殘。面對失去丈夫的殘酷現實,卡莉達?齊亞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從而在內心深處萌發了一定要為丈夫雪恥報仇的念頭,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報仇欲更加強烈。卡莉達也十分清楚,報仇的最好途徑就是走出家門去從政,從而將丈夫未競的事業進行到底。齊亞?拉赫曼的生前同事也多次勸說卡莉達?齊亞從悲痛的陰影中走出來,走上政壇.去繼承丈夫齊亞?拉赫曼未竟的事業,從而也好藉此機會去為丈夫報一劍之仇。

    在各種因素的誘導下,卡莉達終於下定決心,走出家門,投身到險惡的政治鬥爭之中去。

     當齊亞?拉赫曼遇難後,他生前所在的民族主義黨的副主席卜杜斯?薩塔爾出任該黨的代理主席和孟加拉國的代總統,而民族主義黨的副主席一職出現空缺。在民族主義黨的同仁的反覆勸導下,剛走出家門的卡莉達?齊亞接受了民族主義黨的副主席一職。自此卡莉達?齊亞開始了她職業政治家的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