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公司員工短缺嚴重 企業前所未有招人難

美國公司員工短缺嚴重 企業前所未有招人難

圖為招聘廣告。

美國公司企業的空缺職位數量同失業人數之間的差距,與可用職位數量同集體生產所必需填補的職位數量之間的差距一樣大。

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導(CNBC)報導,人力資源公司萬寶盛華集團(Manpower Group)最近的一項調查證實了這一鴻溝的存在:2019年,近70%的美國僱主報告稱,他們那裡存在員工短缺問題。這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水平,比一年前增長了17個百分點。這個數字也是十年前的三倍多。

在該數據被發布之際,美國勞工部(Labor Department)的報告也顯示,美國的職位空缺仍比潛在的失業工人多出約67萬個。

對技術技能需求的激增以及製造業活動的加劇下降,導致了美國勞動力市場的巨大鴻溝的產生。

萬寶盛華北美區總裁貝基‧弗蘭克維茨(Becky Frankiewicz)對此表示:「勞動力市場越來越緊張了,人才短缺,人們開始意識到這可能會是一場危機。」

在美國,人們談論最多的是技能短缺問題,而其它國家也感受到了同樣的壓力。

最新的萬寶盛華全球人力資源調查顯示,這個問題在芬蘭、波蘭、匈牙利、香港、克羅埃西亞、希臘、台灣、羅馬尼亞和日本等國也很嚴重,每個國家都報告說至少有66%的公司在填補工作崗位方面遇到困難。在接受調查的國家中,只有18%的國家沒有報告短缺。中國、英國和愛爾蘭屬於最低水平,有15%至40%的公司存在技能職位缺口。

弗蘭克維茨說,當然,另一方面是「熟練技能工人在起著主導作用,」「新的角度是,你必須開始思考員工想要什麼。不僅僅是薪水,還有福利。公司們可能會認為這只是提供爆米花和乒乓球,但人們想要的是更健全的福利待遇。員工現在是企業生態系統的利益相關者。」

由於工作崗位數量和工人數量之間的差距持續存在,就業率持續快速增長:在過去三個月中,非農就業人數平均每月增長21.1萬人,年工資增幅連續18個月超過3%。

考慮到空缺崗位和失業人數之間的差距,技能短缺是導致招聘數據沒有更好表現的最常被引用的原因。然而,並非所有人都接受這種推理。

工資和待遇問題

一些工人發現,即使在勞動力市場吃緊的情況下,僱主仍然不願意增加工資,而且仍然沒有公平對待他們的員工。

克萊頓‧布朗(Clayton Brown)在零工經濟領域工作,在自己和同事的工資支票被拒付之後,他在找到了一種謀生方式的同時,開始與以前的僱主抗爭。這位來自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市(Stamford)的居民除了當Uber打車司機之外,還提供私家車服務。

布朗說:「這個問題取決於你為誰工作或與誰一起工作,」「我認為有錢可賺。我只是希望僱主能夠更好地對待他們的員工,給他們更高的薪水。」

事實上,布朗將參加周三(2月19日)在紐約舉行的一個名為「在工作不穩定時期建立力量」(Building Power in a Time of Unstable Work)的工人圓桌會議。這次會議將把那些正在為改善工資和工作條件而奮鬥的低薪獨立合同工們聚集在一起。

他說:「我們沒有病假,我們必須自己修車,」「無論我們得到什麼樣的工資支票,我們都必須用它來支付一切事情。」

長期解決方案

萬寶盛華的調查顯示,員工希望得到的不僅僅是薪酬,他們還希望有更大的靈活性,以便更好地平衡工作與生活,並獲得豐厚的福利。然而,工資仍然很重要,但是讓公司花錢僱用他們認為不夠資格的員工也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工資水平一直在上漲,年增長率仍然在3%左右,這個水平接近經濟復甦時期的最佳水平,但遠遠低於正常歷史水平。

政策制定者們一直在努力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並開出了各種各樣的處方。

達拉斯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羅伯特‧卡普蘭(Robert Kaplan)星期二(2月18日)在一篇文章中說,技能短缺正在阻礙美國的生產率和更強勁的經濟增長。

卡普蘭說:「生產率的增長可以通過政策得到加強,這些政策可以幫助受到技術和技術所帶來的破壞性影響的工人重新找到工作。達拉斯聯邦儲備銀行的經濟學家認為,美國可能會大幅增加對技能培訓項目的重視度。」

卡普蘭還補充說,這些需要努力提高的技能可以一直追溯到兒童早期的識字能力,以及被重新強調的下一代勞動力的數學、科學和閱讀技能。

不過,萬寶盛華集團的弗蘭克維茨同時指出,僱主們將不得不做出自己的貢獻。

她說:「考慮到移民的情況,考慮到人口增長處於一個世紀以來的低點,我們沒有新一批人口進入到勞動力市場中來,」「即使勞動力市場有所放鬆,並釋放一些空間,僱主也將不得不面對這樣一個事實:薪酬標準才是對人才最大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