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女排帥位的郎平:工資一度還不夠給女兒打長途

  • 在〈國家女排帥位的郎平:工資一度還不夠給女兒打長途〉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職場人生
摘要

到達北京的當晚,恩師、也是老領導袁偉民就找到郎平說了女排的現狀。「女排最缺乏的是一種精神,是教練的凝聚力,要用一種人格的力量來調動運動員,而時間又特別緊迫,不允許再慢慢啟動了。」對於深愛著中國女排的郎平來說,來自祖國的召喚,讓她如何說不?

時隔20年,從美國亞特蘭大到巴西里約,第二次率領中國女排參加奧運會的郎平,又一次和她的姑娘們站在了決賽舞台上。

兩次執教女排,郎平總能創造屬於她的奇蹟。

我們正見證著2013年4月25日至今女排從低谷崛起的故事,倒是郎平第一次執教女排的那段歷史距離現在已經有些遙遠,在記憶深處甚至有些模糊了……

郎平自己記得很清楚,那是1994年11月的一天,剛剛帶領八佰伴世界隊打完最後一場比賽,她就接到了中國排協的電話,說有事商量,讓她從香港來一下北京再回美國。

到達北京的當晚,恩師、也是老領導袁偉民就找到郎平說了女排的現狀。

「女排最缺乏的是一種精神,是教練的凝聚力,要用一種人格的力量來調動運動員,而時間又特別緊迫,不允許再慢慢啟動了。」對於深愛著中國女排的郎平來說,來自祖國的召喚,讓她如何說不?

而那次回國執教才成為一切的開始,也成為郎平人生的轉折點。

國家女排帥位的郎平:工資一度還不夠給女兒打長途

只要郎平在,女排的成績就有保障。

飛機上的疑惑:你膽子夠大的

回國的飛機上,郎平已經進入狀態,她回憶起當時帶領世界明星隊與中國隊交鋒時隊員的情況,她拿出一支筆,把中國女排每名球員的特點寫了下來,還計划著隊伍會走什麼風格。

寫著寫著,郎平說自己腦子裡突然冒出一個大疑問,「你膽子夠大的,哪來的勇氣去接隊伍?」

袁偉民當時對於女排現狀的描述並不誇張,第二年(1995年)2月郎平也給排協寫了一份書面報告,提到了執法五個基本想法。

組隊是郎平首先面臨的問題,當時和排協商談回國執教時,郎平提的唯一要求就是自己組建教練班子,她對於教練班子的要求是:了解中國女排,敬業。

她給袁偉民時代就擔任女排陪練的陳忠和打了電話,陳忠和已經回到福建當教練了,剛剛結婚沒幾年,孩子也還小,接到郎平的電話,陳忠和馬上表態,「沒問題,你這麼遠都回來了,只要你一句話,我很願意和你合作。」

領隊姜伯因情況和陳忠和差不多,之前就決定回遼寧了,還有教練李勇,老婆和孩子都在四川,最後兩人在和家人商量後,都決定留在國家隊陪郎平一起拼幾年。

國家女排帥位的郎平:工資一度還不夠給女兒打長途
必利吉 www.5mg.tw

2000年,郎平進行奧運解說。東方IC資料圖

第一次訓練課,有球員連理論都說不清

教練班子確定後,接下去就是挑選球員,球隊第一次在柳州集訓,郎平招來了16人球員,準備從中挑選12人。然而第一堂訓練課的情況就出乎她的意料,她發現有個別球員連扣球和調整球的概念都講不清楚。

「你能怪隊員嗎?這些基本知識,在業餘體校時就該完成的。」

郎平有些無奈,她形容自己在帶一個青年隊,只能從最基本的準備活動開始抓起。郎平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動作規範。

如果有球員做得不標準,譬如胳膊沒伸平,腰沒有彎下去,郎平就請她出來站在大家面前,看著她自己做示範,然後請她再重新做一遍。

有些基本動作如果隊員領會不好,郎平乾脆讓大家停下來現場討論,請大家來談談對這個動作的理解,共同找出問題,找出解決的辦法。

郎平每天都要寫訓練計劃,然後請教練組一起討論,訓練標準非常具體、嚴格。

比方說,傳球最少要相隔六米,正好是排球場上三米線到底線的距離,做到大家都不能踩線為止。我們的進攻扣球訓練,有時了要把球網從2.24米上升到2.30米,用高網強化運動員的高點進攻,並要求力大、路線清楚。

國家女排帥位的郎平:工資一度還不夠給女兒打長途
犀利士雙效

2005年2月9日,郎平抱著女兒白浪。白浪在郎平的影響下開始打排球,還入選了美國少年隊。東方IC資料圖

工資不夠給女兒打國際長途

當中國排協給郎平發出執教邀請時,郎平正面臨著自己生活中最重要的抉擇(視頻):她正在和丈夫協議辦離婚。

這件事情除了郎平母親和自己在美國的摯友勞爾外,沒有人知道。

郎平請了律師負責處理財產問題和女兒問題,當年郎平赤手空拳去美國,經過8年奮鬥才有了工作、綠卡、房子、女兒,離婚加上回國執教,郎平放棄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郎平還是回來了,留下了女兒白浪在美國生活,請了一個有文化的菲律賓保姆,執教女排的日子裡,郎平訓練之餘最開心的就是給女兒打電話,女兒會在電話中一會兒唱歌,一會兒講和小朋友之間的故事。

但有時候,一個月國際長途電話費加起來比郎平執教女排的工資還貴。郎平說自己不能打斷女兒,「我欠女兒太多了。」

國家女排帥位的郎平:工資一度還不夠給女兒打長途
犀利士5mg

2008年8月25日,北京天壇附近的紅橋天雅市場,郎平(右一)忙裡偷閒陪老爸(左一)逛市場。東方IC資料圖

回國執教女排,郎平的工資一直是外界關心的話題,有媒體寫過5000元月薪,也有寫5000美元的,郎平從來不解釋,她覺得如果為了錢當時就不會選擇回國。

1994年,她在八佰伴世界明星隊做教練,年薪據說達到200萬美元。

郎平記得確定回國前和排協打過很多次電話,雙方都沒有提過工資和待遇的問題。郎平知道回國後就是一個普通國家幹部,不可能提什麼條件。

回國後郎平工作了三個月從隊里的姜領隊這兒拿到了工資袋和工資條,她看了一眼,什麼話也沒說。

後來直到有記者幾年後去北京採訪,在郎平家和郎平姐姐郎洪翻相冊時才發現了一張長長的工資條,郎平工資的謎團才被揭曉:

時間1998年4月,姓名:郎平,職務工資:409,職務崗位津貼:260,工齡津貼:115,電話補貼:50出勤津貼:220,交通:30,書報:27,洗理:4,肉價補貼:7.5,體委補貼:70……應發合計:1311.50,扣款合計:336.95(稅金:256.95,伙食費:80),補發工資:974.55。

郎洪說,這還是幾年後漲過的工資,1995年剛回國那會兒,每個月的工資才500多元。

國家女排帥位的郎平:工資一度還不夠給女兒打長途

2005年,時任美國對主帥郎平正在給隊員指出技術要點。東方IC資料圖

訓練、奧運會期間兩次暈倒

郎平當初回國前,很多人都勸她留在美國,除了放棄多年在美國打拚的一切有些可惜外,主要理由還有回國執教太累,壓力太大,朋友們擔心身體本就不好的郎平頂不住。

畢竟運動員時代的郎平,就有過暈倒的情況,那是因為超負荷的運動導致心臟供血不足。

朋友的擔憂並非沒有道理,備戰奧運會的集訓中,1996年2月在漳州,距離奧運會開始不到半年,郎平覺得那一陣訓練壓力很大。暈倒前那幾天她已經覺得有點不舒服,當時郎平還以為是陰天的關係,自己一直在深呼吸。

國家女排帥位的郎平:工資一度還不夠給女兒打長途

2015年5月1日,寧波北侖,中國國家女子排球隊放棄假期,繼續在訓練基地集訓。東方IC資料圖

「那天是在食堂等飯,我趴在桌上和隊員聊天,聊著聊著,我只覺有一股涼氣從心裡抽上來,慢慢地在後背蔓延,從脖子升到耳根升到腦子裡,渾身難受起來。」

郎平對田大夫說得找個地方躺一會兒,她去了食堂邊上小屋,裡面有張沙發,躺到沙發上全身就開始發涼,胸口悶,大口大口地喘氣,漸漸地周圍的聲音離我越來越遠……

後來,郎平被送到了醫院,醫生叮囑她一定要注意休息,「說我體重降得太厲害,純屬精神過度緊張贊成的衰竭,這樣的情況不能經常反覆,萬一出危險……」

半年不到,亞特蘭大奧運會奧運村中,郎平又一次暈倒了。

袁偉民走到郎平身邊對她說,「郎平,你要堅持,你要挺住!」郎平當時記憶已經很模糊了,彷彿袁偉民的聲音很遙遠,卻很清楚。

「我好像也在和他說什麼,聊天一樣,我記得,我對他說我知道了,我馬上回來。再以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郎平說總覺得自己沒事,不會倒下。那天她在急救中心折騰到3點,終於回到奧運村。

「隊員們已經在開會了,我先回自己房間把頭髮梳梳整齊,用涼水洗滌臉,不能讓隊員看到我的精神面貌太差,會影響她們的情結。」

郎平回來了,中國女排也一路殺進了決賽,只可惜她們惜敗古巴,拿到銀牌。

整整20年過去了,在里約,老天把金牌還給了郎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