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忙著擠進別人的圈子

  • 在〈不要忙著擠進別人的圈子〉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職場人生
摘要

中午吃飯時,也跟著兩個同事去吃飯,打好了飯,喜滋滋跟在她們後面的,這時,她們看見了熟人,直接就走了過去,那個桌子只剩2個位置,也就是,表妹只能一個人吃飯了。這樣的事情發生好幾次。於是表妹覺得很委屈,感覺別人都在忽視她。

表妹今年剛畢業,進入職場剛剛一個月。昨天給我發信息說:姐,職場的人際關係那麼難嗎?為什麼我怎麼努力,都沒法跟她們親近,總是像是在排斥我一樣。然後發了一個哭的表情過來。

在我的印象里,一直是乖乖女的表妹,順從聽話,性格也活潑開朗,雖說不是人見人愛,但至少不會惹人厭。所以我聽到她提到同事對她排斥覺得有點奇怪。我當下就打了個電話給她,問她怎麼回事。

表妹的聲音有點疲憊,跟我講了事情的經過。

剛上班的表妹,找很多機會跟大家相處,希望跟大家儘快的打成一片。同事去茶水間,就跟著一起去,希望能聽聽大家聊天,能插上話就更好。實際情況是,大部分時間只能跟在旁邊呵呵呵,偶爾插一句話,別人隨便瞄她一眼,又繼續自己的話題了。

中午吃飯時,也跟著兩個同事去吃飯,打好了飯,喜滋滋跟在她們後面的,這時,她們看見了熟人,直接就走了過去,那個桌子只剩2個位置,也就是,表妹只能一個人吃飯了。這樣的事情發生好幾次。於是表妹覺得很委屈,感覺別人都在忽視她。

聽完表妹的話,好似場景再現一般,我想起了自己剛畢業的時候。

第一次參加工作的我,自然是不敢怠慢,使出全身的力氣,想要做好每一件工作,想要討好每一個我接觸的同事。

那時候,有兩個同事(簡稱A和B)負責帶我這個實習生。8點上班,我總是7點半就到了,幫她們倒好水,擦好桌子。吃飯時,等著跟她們一起吃,坐在桌子的最邊邊聽她們聊天。她們工作有需要跑腿的,我也是隨叫隨到。下班了,也是等著她們一起去做班車。

兩個月,在我覺得我跟她們相處的還不錯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

我們公司的台灣領導5歲女兒過生日。給我們營銷部大辦公室拿來了一個蛋糕。當時在辦公室加班,一共9個人,我們小組有3個,A,B和我。領導的秘書在前面的桌子分蛋糕,大家一哄而上去吃。

但是蛋糕只有8塊,最後有一個人沒有吃到,沒錯,那個人是我。

我沒有一起過去湊熱鬧,是因為當時正幫A做一份報表,她說這個報表很急,要立刻做好。我聽到她們一邊吃蛋糕,一邊嬉笑的聲音。心情卻像是拋物線一樣,從剛開始的翹首企盼到心裡隱隱不爽到最後的失望。

是的,她們把我忘了。別的小組同事也就算了,平時在一起的我們小組的A和B居然也忘了,而且當時情況是,我正幫A做一份她說很急的報表。一塊蛋糕並沒有多麼了不起,但那時對我來說,那至少意味著一種認可。

蛋糕吃完後,她們走到我位置,A誇張又驚訝的說,哎呀你怎麼還在這,我還以為你走了呢。B順勢接上,一臉笑意望著我:‌‌「哎呀,不好意思,蛋糕都吃完了,你怎麼不說一聲呢。‌‌」

我努力壓抑心中翻江倒海的憤怒轉化而成的難過,故作輕鬆的說,沒事,你們吃就好啦。

那天,我不知道我是懷著怎樣的心情做完了表格,又是怎麼把表格給了A。但是那天我頭一次沒有等她們,東西一收,就先回去了。

那次先走,卻讓我遇到我職場上第一個需要感激的人—隔壁部門的主管Y。

Y來自內蒙古,性格潑辣,直言直語,工作雷厲風行,做事嚴謹細緻,罵起下屬來毫不留情,誰都不敢得罪她。帶我的兩個同事,在背後說了她很多壞話,什麼愛在領導面前表現,性格太壞,容易得罪人之類的。開始我聽了以後,信以為真,平常幾乎不敢惹她。

那天晚上她正巧也在辦公室,目睹了整件事。回家的路上,我因為有點怕她不敢亂說話,加上心情不好也不想說話。她也一路沉默,我們就這樣尷尬的步行了5分鐘。

分叉路口,她突然叫住我,輕描淡寫的跟我說了一句話。事實上,後來她跟我說過很多如今想起來仍然很有道理的話,可是那天晚上的那句話,就像漆黑幽暗的夜空瞬間划過一顆閃耀的流星,就像大海中迷失方向的夜航船,忽然發現一座燈塔。

她說,‌‌「不要為了擠進別人的圈子,忘記自己工作的目的。‌‌」

儘管這句話,現在看來有雞湯的嫌疑。但是對於當時傷心失望的我來說,無疑給我了莫大的勇氣,讓我能重新鼓起士氣,繼續前進和戰鬥。

第二天,我一如既往熱情的跟A和B打招呼,然而心裡卻下定了決心,要以不同的面貌面對我的工作。

不再特意去打水,擦桌子,做著這些她們自己也能做的事;不再特意湊到茶水間聊天,笑著那些我根本聽不懂的笑話;不再硬是跟她們坐在一起,做永遠被忘記的邊角料;不再特意等她們一起下班,做那個唯唯諾諾的小跟班。

後來的日子裡,我盡量把關注點放在自己的本職工作上,工作數據分析需要做大量的EXCEL表格,那麼,我就想辦法把表格做到比一般人要好。接下的幾個月里,我學到了EXCEL處理數據很多函數。其中有Y的功勞,她是EXCEL高手。我也開始跟Y學著寫職業化的工作郵件,盡量做到每次郵件標題明確直觀,內容條理清晰。公司經常會有一些英文郵件往來,所以閑下來的時候,我就看一些英語學習資料。

A和B自然也看到了我的變化,也經常會我耳邊冷嘲熱諷。我看書的時候,不冷不熱的說:‌‌「喲,看什麼書啊‌‌」,‌‌「哦,英語,哎喲,你還挺認真的啊‌‌」,‌‌「哎呀,公司給你錢,是讓你來學習的嗎?‌‌」……我向Y求教回自己座位後,A滿臉‌‌「誠懇‌‌」的跟我說,‌‌「你現在跟她走的很近嘛,你當心點哦。她跟我們的經理關係不好。‌‌」B斜了A一眼,‌‌「你跟她說這些幹嘛,讓她去嘛。‌‌」我發郵件仔細核對數據的時候,她們會說‌‌「哎呀,快點發出去吧,看這麼仔細幹嘛,趕緊發出去。‌‌」

如果以前,聽到這樣的話,我必然是惶恐不已。我會隱隱的害怕因為看英語,或是跟Y關係好,就融不進她們的小圈子了。之前的我會為了迎合她們的口味,回去看他們喜歡的電視劇,為的是跟她們有共同的話題;研究她們聊天中提到的品牌,以便有天她們聊到時,能插上話;遠離她們不喜歡的人和事,希望得到她們的認可。

但是那天我並沒有原先惶恐的心情了,當我專註自己的工作時,那些之前因為害怕一句話或一件事就惹別人生氣的忐忑不安的心情突然不見了。

因為我知道自己在幹什麼,想要什麼,什麼是重要的,哪些又是可以忽略的。

後來,我跟Y越走越近,經常向她討教做表格遇到的問題,工作中的一些處理方案也會請她幫忙參考。

有一天,Y向我們的副理(台灣領導)推薦我做獃滯物料分析報表,發給美國的總公司。我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斟詞酌句,加班到10點,完成了那封對我來說特別重要的郵件。第二天我的郵件就受到了副理的誇獎,我部門主管也過來當眾表揚了我。

B到我位置上,對我說了一句,‌‌「哎喲,沒想到你英文還挺好的嘛。‌‌」

讓我感到詫異的是,當天中午,她們主動叫我去一起去飯堂吃午飯。過了幾天,還問我要不要跟他們一起K歌。

這段經歷,讓我突然就明白了,職場中你之所以會無底線的討好別人,不是因為你懦弱,也不是因為你善良,而是因為你根本不重要。

因為你不重要,所以你更渴望存在感,你竭盡全力明白別人笑話的‌‌「梗‌‌」,卻不知道人家已經有了新的笑料。

因為你不重要,所以你更希望獲得認同,你回去惡補他們所說的電視劇,殊不知一轉眼,他們已經嫌棄這個劇。

因為你不重要,所以你更期望有歸屬感,你迎合她們口味學著八卦和吐槽,甚至不知道也許有一天你說的話會給自己帶來災禍。

因為你不重要,所以你不敢拒絕,害怕她們再也不理你,你日復一日在卑微的惶恐中戰戰兢兢的活著。

因為你不重要,所以你不敢特別,甚至連學習也會變成她們用來嘲弄你的理由,上進則變成她們眼中的要被批鬥遊街的異類。

職場的圈子有很多種,有的是化妝打扮八卦聊天的,有的是勾心鬥角派系鬥爭的,有的是不惹是非秉持中庸的,有的是努力積極專業鑽研的。

在你還不夠重要,需要向圈內人學習知識之前,首先要明白自己要擠的是哪一個圈子。別一股腦兒扎入耗費自己精力,最後讓自己沒有任何成長的圈子。別讓你的討好變得沒有任何的用處。別被無形的力量把你拖入平庸無聊的漩渦。

如果真的要討好,也要去討好那些對自己工作技能有幫助的同事,或是跟自己三觀一致的同事。那時候,討好也變成了發自內心的真誠,少了很多卑微的遷就。

但是記住,永遠專註自己的工作,不卑不亢,讓自己逐漸變得重要才是真正要緊的事。因為只有你自己發光,才能驅趕黑暗。只有你自己發光,才能被人發現。

昨天晚上,我把Y當年跟我說的話,原封不動的送給我表妹。

‌‌「不要為了擠進別人的圈子,忘記自己工作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