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萬人的冰島進世界盃了,中國可以學什麼

  • 在〈33萬人的冰島進世界盃了,中國可以學什麼〉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世界習俗
摘要

論面積,冰島的國土只有10萬平方公里,只相當於中國最小省份之一的浙江省,而且其中大部分還是不適合居住的火山地貌。論人口,冰島更是只相當於中國的一個小縣。

明年俄羅斯世界盃的參賽隊伍正在陸續產生,如果你關心體育新聞,一定知道冰島足球隊在昨天歐洲區預選賽的最後一輪里擊敗科索沃,以小組第一的身份昂首出線。

幾乎所有的外媒在報道這個新聞的時候都著重強調了這麼一點:冰島全國總人口只有33萬多一點,是有史以來參加世界盃的國家裡人口最少的一個。

說到足球,說到世界盃,總難免讓人想起國足,畢竟中國足球給我們留下了太多一言難盡的苦澀回憶,畢竟除了2002年,我們一直是參加不了世界盃的國家裡人口最多的一個……

今天美國隊意外輸給特立尼達和多巴哥慘遭淘汰,網上有評論說‌‌「在不參加世界盃這件事上,中美兩個超級大國終於取得了一致‌‌」。

而冰島足球創造的奇蹟,則是一個超級小國的勝利。

論面積,冰島的國土只有10萬平方公里,只相當於中國最小省份之一的浙江省,而且其中大部分還是不適合居住的火山地貌。論人口,冰島更是只相當於中國的一個小縣。

因為接近北極圈,苦寒之地加上極夜現象,外面又冷又黑,一年只有四個月時間適合戶外活動——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這個國家都不像是能夠在足球上取得成功的樣子。

2、
33萬人的冰島進世界盃了,中國可以學什麼
在去年的歐洲杯上,冰島就已經震驚了世界。他們在預選賽兩次擊敗荷蘭,1/8決賽里淘汰了英格蘭,讓英格蘭主教練黯然辭職。英國人無奈地自嘲說,英格蘭居然被一個火山比職業足球運動員還要多的國家打敗了。

當時還有一個流行的段子說:冰島人口332529人,其中女性165259人,18歲以下的男性40546人,35歲以上男性82313人,再減掉因為太胖、生病、殘疾、忙著捕鯨、忙著放羊、忙著剪羊毛、忙著監測火山和地震等等,剩下的剛好能湊齊一支足球隊所需要的23人。

撇開段子不講,現在的這一支冰島隊,的確充滿了傳奇色彩。

他們的主教練是一名兼職牙醫,有空的時候還經常回自己家鄉的小村子裡給病人看牙齒。

他們的隊長在踢足球前曾經是一名手球運動員。順便說一下,冰島的手球隊早在8年前的北京奧運會上已經創造過歷史拿了亞軍,讓冰島成為了歷史上拿下奧運獎牌的最小國家。

他們的守門員因為踢球收入無法養家糊口而業餘兼職當導演拍MTV和廣告,導演生涯最輝煌的一刻是在2012年幫冰島拍了一支MTV參加了2012年的歐洲歌唱大賽,最後獲得第20名。

3、

五年前的2012年,冰島隊的世界排名是131位,比中國隊還要差很多。而現在,他們的排名是22位。這樣的躥升速度,有如火山噴發。

這次的世界盃預選賽,冰島所在的小組並不弱,但十場比賽下來,他們7勝1平積22分,力壓克羅埃西亞、土耳其和烏克蘭三支歐洲強隊。他們的最終出線,可以說沒有任何運氣的成分,也算不上冷門,完完全全是實力的體現。

巧合的是,四年前的上一屆世界盃預選賽,冰島正是因為輸給克羅埃西亞而失去了出線的資格。世道有輪迴,這一次他們把克羅埃西亞擠到了小組第二,讓克羅埃西亞只能去參加附加賽。

這樣一個只有30多萬人、一年只有四個月時間適合戶外活動的國家,這樣世界排名只有131名的超級魚腩,是怎樣在短短五年的時間裡脫胎換骨蛻變成強隊的呢?

足球是人踢出來的,是集體運動。冰島足球之所以能夠崛起,是因為擁有一批有實力的足球運動員。

要培養一批有實力的球員,光靠球員自身的天賦和努力還不行,背後必然有一套運行有效的機制,需要倚靠制度性機構性的力量。

缺乏好的制度和好的環境,即使偶爾有天才球員靈光乍現,最終也會沉寂。

去年歐洲杯英格蘭隊被冰島隊淘汰後,英國舉國震驚,很多英國媒體都派記者去冰島採訪,探尋冰島隊崛起的秘密——英國這樣的老牌足球強國,反過來要向冰島取經。

其中英國《衛報》的一篇報道我印象很深,文章詳細介紹了冰島足協如何建立了一個運行有效的機制,最終成功地培養出了一代足球人才。

4、

2000年,冰島足球正處於低谷。當時冰島足協決心振興本國足球,於是推出了一個野心勃勃、不計成本的瘋狂計劃。

這個計劃選擇的切入點是青少年,所謂足球要從娃娃抓起。

冰島足協一共做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是修建室內足球場。冰島不是常年苦寒極夜沒辦法在室外踢球嗎?那就在室內訓練唄。

2000年,第一座室內球場落成。現在,冰島一共有7個大型的、符合正規比賽標準的室內球場。

此外,冰島足協還出錢在全國每一所中小學附近購買土地,修建小型的球場。這樣的小球場,一共建了150個。

無論大小,每一個球場都有良好的燈光照明和其他必備設施,有人造草皮,有供暖系統。

這些球場免費向大眾開放。有了球場,原本就熱愛體育運動的冰島孩子對足球就有了熱情。全冰島的孩子都把踢足球當成業餘愛好,很多孩子從三四歲就開始了訓練。

每天下午,學校的校車把低年級的孩子們送到這些球場。等小孩子們玩夠了之後,高年級的學生開始輪換上場。到了晚上6點,成年足球隊再接著踢。

不同年齡的足球愛好者們,因此也有了很多互動和交流的機會,形成了一種‌‌「社區式‌‌」的交流氛圍。《衛報》那篇報道里,記者在字裡行間對這樣良好的氛圍充滿了羨慕。

現在這一支冰島國家隊的球員,都是從小在學校的室內球場里訓練成材的,他們因此被稱為‌‌「室內的一代‌‌」。

5、

冰島足協做的另一件事,是培養教練。

從2002年開始,冰島足協大幅度地降低了考教練證的門檻,縮短培訓時間、減免培訓費用;除了在國內大量開辦教練培訓班,還把國民大量送到英國等足球強國進行培訓。

最重要的是,他們鼓勵任何一個人、不管從事什麼職業,只要感興趣,都可以用業餘時間當足球教練。

於是,整個國家的人都被動員起來去考足球教練證書,他們中有股票經紀人,有電梯操作工,有飯店服務生,有律師和理髮師。

2003年,全冰島沒有一個人有歐足聯B級教練證書。而現在,冰島全國有563個歐足聯B級教練,還有165個歐足聯A級教練。

算下來,平均不到500個冰島人里就有一個是歐洲足聯認證的教練。而這個比例,在英國是1:10000。在人均擁有足球教練這個數據上,冰島可能是全世界比例最高的國家。

按照歐洲足聯的規定,擁有A級和B級教練證就有資格在歐洲各國的職業俱樂部和青年隊里擔任教練工作。

也就是說,冰島的每一個孩子,從小就能接受高規格、相當於職業隊教練水平的足球培訓,即使是四五歲的孩子也不例外。這也就保證了他們從小就能走在正確的道路上,而不會被野路子教練的三腳貓功夫誤導。

現在,全冰島一共有58人在歐洲各國的職業聯賽踢球,此外還有23人在其他國家的青年隊效力。

6、

就是因為做了這樣兩件事,冰島的足球實現了騰飛。

《衛報》問了一個問題:冰島足球的成功經驗,能夠在英國複製嗎?其實我也同樣感到好奇:冰島的經驗能夠在中國複製嗎?

冰島足協修球場和培訓教練的經費,來自於國際足聯分配給各個會員國的比賽電視轉播費用。《衛報》語帶嘲諷地說,這筆錢在英國,可能要用於支付足協官員的高薪;而同樣的職位,在冰島的薪水要比英國低得多。

其中一個受訪者說,‌‌「在英國,那些足協官員的自我極度膨脹,他們想要的是高薪厚祿。可是在冰島,大家想的就是把足球搞好而已。‌‌」

要學習冰島的經驗,需要做大量的改變,可能不僅僅是足球方面的改變,更需要文化上的改變。

《衛報》的文章提到了冰島人獨特的國民精神——注重細節,專註持久地把任何一件事做到極致,直到死為止(It is an Icelandic trait to take some small task and essentially do it to death)。文章引用一個冰島人的話說,‌‌「當冰島人做一件事的時候,就會一直老老實實地做下去,有人會把這種習慣稱為病態,有時候你甚至不知道什麼時候該停下來。‌‌」

這種近乎病態的執著深藏在冰島人的血液和基因里,可能來自於他們悠久的捕魚傳統——在海上捕魚的時候,你需要有強大的意志忍受各種不便和不適,直到捕滿魚才能回家。

另一個文化上的不同,是冰島社會的平等意識,這一點即使相比其他北歐國家,冰島人也表現得尤其突出——所以國家隊的主教練繼續兼職去做一個小村子的牙醫這樣的情況才會發生。

據說C羅有一次到冰島比賽,希望自己有一個獨立的更衣室,但是冰島人禮貌地拒絕了他的要求,因為冰島是一個近乎偏執的平等主義社會,沒有人擁有特權,因此也就沒有VIP室。

所以,看起來只是簡簡單單的兩件事,但可能也只有在冰島這樣一個單純簡單的社會裡才能做到,別的國家根本無法複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