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好彩頭 被過年話糾纏的中國人

  • 在〈吉祥好彩頭 被過年話糾纏的中國人〉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世界習俗
摘要

有說錯了吉祥話讓人忌諱的,也有讓人想拳腳相向的。記得一次全家聚會,表弟姍姍來遲,只見他拿著手機說個不停,一邊又忙著和在座的人拜年。只聽道:「真倒霉,煩死了,各位,給大家拜年了,過年好……」簡直讓人哭笑不得,一旁的奶奶則氣得瞪大雙眼說不出話,恨不得拿拐杖揍他一頓。

過年,吉祥話是免不了的,「過年好」、「恭喜發財」、「萬事如意」、「身體健康」……選哪句好呢?這裡面可蘊含著大學問,如果用不對或用不好都會招致不必要的麻煩。

吉祥好彩頭 被過年話糾纏的中國人

被過年話「糾纏」的中國人

過年話有講究

不覺想起了第一次隨老公回老家過過年的情景。由於老公家在南方,對於在北方長大的我來講是既緊張又好奇,生怕過年說錯話鬧笑話。大年初一,一樣的穿新衣、戴新帽,人們臉上一樣的喜氣洋洋。見鄰居笑臉相迎,我便吉祥話脫口而出:「大叔,過年好」。意料之外的是,那位大叔並沒有想像中的笑逐顏開,而是平淡的應付著走開了。還在疑惑之時,身後傳來婆婆的聲音:「要講『恭喜發財』,或者『見財』」。原來,南方的「財」,大過北方的「好」,尤其是在過年期間,不知道那位鄰居大叔會不會忌諱我的話。

有說錯了吉祥話讓人忌諱的,也有讓人想拳腳相向的。記得一次全家聚會,表弟姍姍來遲,只見他拿著手機說個不停,一邊又忙著和在座的人拜年。只聽道:「真倒霉,煩死了,各位,給大家拜年了,過年好……」簡直讓人哭笑不得,一旁的奶奶則氣得瞪大雙眼說不出話,恨不得拿拐杖揍他一頓。

表弟忽略的恰恰是老人們最注重的禁語。無論是舊時的中國人,還是現如今的中國人,都希望在新的一年裡順風順水,長輩們也總會在過年期間百般提醒不要講錯話,例如不能說「死」、「破」、「壞」等字。此外,過年貼「福」字時一般都倒著貼,此時要說「福到了」,不能說「福字貼錯了」;看到餃子煮破了,不能說「破」,要說「掙了」,含有「賺錢」的意思;再如吃大蒜時,因為「蒜」字與「散」字近音,而「散」字是「散離、分散」等意思,就要改說「議和菜」。

過年期間不能生氣,那怎麼來對付那些淘氣的小朋友呢?如果孩子打碎了飯碗,既不能發火也不能生氣,更不能說「碎」這個字,要連聲說「歲歲平安」。「歲」字與「碎」字諧音,藉以沖淡不愉快的氣氛。

人們的講究還體現在菜名上,樣樣都要「好彩頭」。過年臨近,金魚零售價便會激增,雖然貴了好幾倍仍供不應求。此中有何緣故?原來「金魚」與「金余」諧音,寓意「有金有餘」。此外,過年期間很多酒樓的菜牌也會煥然一新,討個吉利,例如發財大利、燕賀春來、嘻哈大笑,原來即是髮菜豬脷、滑蛋燕窩和干煎蝦碌。換上喜慶的名字,既迎合了食客們討個好兆頭的心理,亦為餐館增加了收入,一舉數贏。

數字藏玄機

單獨的數字看似枯燥無味,怎樣才能讓它們變成過年時的吉祥話呢?不難,與其他漢字巧妙結合便會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如一帆風順、二龍騰飛、三陽開泰、四季平安、五福臨門、六六大順、七星高照、八面威風、九面玲瓏、十全十美……生動形象,直入人心。

實際上,數字吉祥話也是中國吉祥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不僅在過年期間,這種形式已逐漸延伸至人們的日常生活中。中國文學博士張廷興曾在《諧音民俗》一書中講述了數字與時間的吉祥含義,書中提到:舊時有不少地方,常選九月九日為迎親之日,因為「九」、「久」諧音,「九九」暗示著婚姻長久。在廣西賀縣一帶,嫁妝中除大件物品外,小件物品均以「九」為數,例如,筷子九雙、碗九個、茶杯九隻、米九升等等,表示對婚姻長久的祝願。

此外,數字與寓意吉祥的漢字結合更直入人心。如「三祝三多」、「四喜」、「五福」、「八珍」、「十全」、「百福」、「百順」、「萬金」、「萬壽」等。其中,「三祝三多」謂舊時祝人多壽、多福、多男子;「四喜」來自民間流傳的「四喜」詩:「久旱逢甘雨,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五福」則有多重說法,而《尚書》上所記載的五福便是:壽、富、康寧、攸好德和考終命。

粵語與吉祥文化的不解之緣

美國語言學家薩丕爾曾講:「語言的背後是有東西的。而且語言不能離開文化而存在,所謂文化就是社會遺傳下來的習慣和信仰的總和,由它可以決定我們的生活組織。」此時,我們不妨來看看粵語與吉祥文化的不解之緣。

粵語俗稱廣東話,是中共官方定義的七大方言之一,相較於其他地方方言,粵語有一個最大的優勢,這就是粵語包含了完整的九聲六調,相當完美地保留了古漢語特徵,同時也是保留中古漢語最完整的一種語言。粵語地區,大多經濟發達,且經商者居多。經商必然會帶來冒險性,這種冒險性促使人們做任何事都想圖個吉利,即便沒有經商的人處於這種環境中也會帶上濃厚的商品意識,希望能賺大錢。於是吉祥話更為人們所津津樂道,當然這也離不開漢民族儒家文化所倡導的「中」、「和」、「仁」、「禮」等深厚的傳統文化內涵。

在過年期間,粵語地區的人更為講究好彩頭。過年的時候,人們總是很喜歡用有頭的生菜並綁上幾根蔥和蒜作為「回禮」饋贈來訪的親友,喻意有頭有尾、和氣「生財」、聰明伶俐和順順利利。因「生菜」與「生財」諧音;「蔥」與「聰」諧音;「蒜」與「順」諧音。此外,「回禮」中也往往少不了要放上一對桔子,因為粵方言中「桔子」中的「桔」與「吉」同音,喻意出門大吉大利。

看過這些之後,有人會說有道理,也一定有人說窮講究。無論如何,吉祥話成為一種文化必然有它的道理,或許人們在意的並不是吉祥話本身是否能帶來好的運氣,圖的只是當時的那份心理暗示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