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呀!日本大媽竟如此善解人意又……

  • 在〈驚呀!日本大媽竟如此善解人意又……〉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世界習俗
摘要

不過,千萬不要以為日本大媽都是這樣溫文爾雅吃素的。她們的殺手鐧叫「熟年離婚」!

驚呀!日本大媽竟如此善解人意又……

氣質文雅的日本大媽。(網路圖片)

不久前的一天,我剛從位於東京豐島區的家裡大樓走出來的時候,遇到一位氣質文雅的日本大媽。她一直跟在我後面,看著我匆匆腳步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就鼓起勇氣來「搭訕」說:「對不起,我可以打擾你一下嗎?」見我回頭,她先是在唇角綻開了一個滿意而又矜持的笑容,三秒鐘後才跟我說:「你風衣的背後有一根紅線!」說罷,就動手幫我摘下。我笑著回答:「大概是我這條圍巾挑線了吧。」她則笑道:「真對不起,我擔心是你和別的女孩子在一起粘的呢,怕你這樣回家會惹出麻煩。看看,我真是狡猾、多事的大媽啊!」

目送著這位日本大媽離開,我覺得她與那些令某些明星們聞風喪膽的中國「朝陽大媽」還真有點不同。前者,盡量息事寧人;後者,主動站出來護序守法……

日本大媽喜歡「熟年離婚」

不過,千萬不要以為日本大媽都是這樣溫文爾雅吃素的。她們的殺手鐧叫「熟年離婚」!

「熟年離婚」是日本進入21世紀後的社會幾大現象之一。日本大媽級作者曾經寫過一本書——《退休後的丈夫怎麼這麼討厭》,引發了眾多日本大媽們的共鳴。

日本大爺們,尤其是白領階層習慣於埋頭工作,享受著一回家就有人端茶倒水、噓寒問暖、洗衣做飯、準備好洗澡水的日子。他們大多是「工作狂人」,沒有個人愛好,也沒有生活能力,直到一朝退休,才驚覺家裡的「賢妻」已經換了一副面孔,不再是一進門就有熱騰騰的湯飯,也不再是放下筷子浴缸里就放好了熱水,自己從一家的「頂樑柱」變成了礙手礙腳的「粗大垃圾」。

日本大媽們之所以對退休後的日本大爺們愛不起來,就是因為在大爺們的職場生涯期間,大媽們從來沒有停止成長。她們在做家庭主婦之餘,還上烹飪課、練瑜伽、學夏威夷草裙舞,有自己的社交圈子,生活的有滋有味又有規律。但退休後的大爺們打破了這種規律,不再賺錢養家,卻要大媽們一如既往的溫柔伺候,大媽們自然是不樂意的。

其中有些日本大媽就會意識到,人生還有二、三十年,自己依舊皮膚緊緻、氣質文雅,下的了廚房,上的了廳堂,兒女也已經結婚獨立,是該換個活法的時候了。

相比之下,中國大媽更加認同「少年夫妻老來伴」,他們還憧憬著「夕陽紅」,趙本山在小品里說的「你大爺還是你大爺,但你大媽已經不是那個從前的大媽了」,畢竟是少數。

日本大媽很優雅拒絕看娃

談到日本演員吉永小百合,可以說是公認的最美麗的日本大媽!她氣質淡雅,舉止從容,年輕的時候並未能夠做到「艷壓」百星,但伴隨著年齡的增長,她的光彩則與日俱增,說小百合女士的進化過程是日本大媽們的縮影也不為過。

旅居日本將近三十載,我在東京幾乎沒見過素麵朝天的日本大媽。

無論多大年紀,日本女性都不放棄對美的追求。這裡的美,並非時代的流行,而是一種得體。衣著得體、妝容得體、言談得體。

也許正因為這樣,日本的化妝品商們也不放過日本大媽。2000年,佳麗寶面向50歲以上的女性推出了系列護膚產品EVITA,在7年後就成為銷售額超過100億日元的大品牌。隨後各大化妝品牌都重點推出了熟年護膚品和化妝品系列,讓人著實見識了日本大媽們的強大需求。

可能有人會覺得,都那麼大歲數了,化妝給誰看啊?就是給你看啊!在日本大媽看來,出門不化妝,是對自己的不負責,是對路上遇到的所有人的不尊重。

日本大媽的出門率那是相當高,幾乎天天都有活動安排。上午去學習花道,中午就和花道的朋友們一起吃個午餐交流交流,下午又前往美術館去看一個民藝展覽或蕾絲的歷史等。

日本大媽都很有錢嗎?不,她們能享受如此悠閑多彩的生活,是因為她們想得開。日本大媽們對兒女的婚戀問題相當的開明,結不結婚,什麼時候結婚都順其自然,在兒女成年後,母子之間就是對等的成年人了,兒女不會「拼媽」,不會讓母親為自己購房支付首付,不會讓母親為自己看孩子。升級成奶奶的日本大媽對於孫子輩的關愛和干涉,僅限於逢年過節一起歡樂幾天,再包一些零花錢。

中國人常說「兒孫自有兒孫福」,但中國大媽真的放心不下啊。相比之下,日本大媽是這句話的踐行者。

大阪大媽是日本大媽的「另類」

放眼日本,可以說日本的「大阪大媽」是跟「中國大媽」最接近的生物。

在日本,大阪大媽也是一種特殊的存在,是日本大媽的基因突變,同時也是其他城市的日本人吐槽的對象,搞笑段子手們靈感的來源。

大阪大媽的辨認度極高,他們喜歡燙如來大佛般的捲髮,穿豹紋衣裳,出門以自行車代步,說話大嗓門,跟誰都自來熟,以用便宜的價格買到東西為樂,愛管閑事,還擅長九成日本人都不懂的討價還價之術,無論是在街邊攤還是在商場百貨。

據日本某綜藝節目的調查結果,大阪大媽口袋裡裝著糖豆的概率在84%,只要嘴巴寂寞了就會掏出一顆,也喜歡給素不相識的人一起分享。

其實,糖豆不算什麼,我本人還遇到過一位大阪大媽突然從包里掏出一根香蕉給我的事情。見我在驚訝之餘並不急著吃,大阪大媽自己又掏出了一根開始剝皮,說「吃啊、吃啊,你看我都吃了」,在我吃完後,大阪大媽還「回收」了我剝下的香蕉皮,放回包里。看來,再豪放的大阪大媽也是日本大媽,絕對不會隨地扔垃圾。

混身都是戲的大阪大媽還有著極強的自我表現欲。比如大阪有一個大媽樂隊叫「OBACHAN」(歐巴醬),成員的平均年齡都在50歲以上,最多時有48人,經常叫板AKB48,要「以大阪歐巴桑的能量喚起世界的活力」!

說起來,日本大媽還有一個組織呢,名字就叫「全日本大媽黨」,黨部位於大阪,成立於2012年,截至2014年底有黨員4500人,黨首谷口真由美女士,也自然是名地地道道的大阪大媽。

谷口黨首討厭日本大爺,尤其是搞政治的日本大爺,她發揮大阪大媽的「毒舌」天賦,將日本政壇比作「烏鴉、麻雀和鴿子的政治」。因為男性政治家們總是穿黑、褐、灰這三種顏色的西裝。別說,這比喻還真挺形象的!

日本武藏大學社會學教授栗田宣義曾指出過:「『卡哇伊』(可愛)在日本是一個很有魔力的詞,只要是人們看得上的、可接受的事物都被視為『卡哇伊』。」然而大阪大媽們可不吃這一套,她們拒絕「卡哇伊」,不屑於賣萌,傲嬌的表示:「為了能使日本成為一個更適合人類居住的國家,愛管閑事的大媽的意見是十分必要的。」

「愛管閑事的大媽」,看來,大阪大媽們的外在特徵和自我定位還是十分吻合的!